主页 > 管理

◤短篇小说◢《黄梅故事》第三辑乡音(305)下沙墩

时间:2019-09-06 来源:嘉怡时尚

                              (此著作已公证抄袭必究)

       我以为好的短篇小说便是好酒与好花。

       一是恰当的时候阅读,一是喜好它的人阅读,常常就会发生短篇小说的宿醉。美好的宿醉都是同样的感觉,晕在一种美景里不能自拔。我阅读好的短篇小说,就是这样的情形。

     写了二十余年,这还是第一次出版短篇小说集子。说是《黄梅故事》,其实不是故事,也不是黄梅,是我自已的一次次宿醉,一次次非常有趣的宿醉。

     但愿今后还有,当然会有的。

        

               湖心岛的美丽让匡国战感动,也许是与洪步成一块踏入的缘故。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大片大片的白莲花把小岛团团围住了,淡淡的清香似有似无地在空气里浮动,蝴蝶呀、蜜蜂呀,还有叫不出名字的小昆虫在花丛里忙忙碌碌地飞来飞去,还有荷叶那翠的绿、芦苇那灰的绿、岛上那些高高低低的树浅的绿深的绿呀,透出一种沁人心脾的绿意,让人看一眼就仿佛眼睛被那欲滴的绿染过了一般好舒服好舒服。


            匡国战说,天下还有这等的好地方,不比那些名山大川差呀,辟个旅游区倒是不错的。


               洪步成说,错是不错,只是要投资的。


           投是要投的,只是不能破坏这里的野趣,匡国战指指高处的一处草房说,像这茅屋子,可以让人体会一下当年诸葛的茅庐,或者是杜甫的草堂。


            还可以赏荷、踩藕、野炊……


            还有看你父亲野鸭驯化的表演,匡国战抢着说,这么块宝地,闲置着可惜了。


              怎么是闲置着?洪步成说,我爸爸不是在操劳着么。


             我指的是大规模的开发利用,大规模!


            也未必是好事,要是生态失去平衡呢?要是破坏了这里的宁静呢?要是野鸭都另择栖息之地呢?


            这些我倒是没有细想过,现在我有一种冲动——我欢喜这地方,甚至可以说是爱上!


              那你也不要当这个破助理了,你就摘下大盖帽和我老爸一起放鸭子吧。


             这有什么不可以呢?


            他们手拉着手谈着笑着朝岛的深处走去,他们在阳光斑驳的树荫下穿行,越向纵深进发头顶的枝叶便越来越茂盛繁杂。渐渐岛上变得晦暗起来,要下雨吗?一抬头,日头依然那么明亮、辉煌,照得树梢上的绿叶翡翠样的剔透,仿佛看到叶上那脉络中生命的汁液在流淌。


          当他们走出小树林的时候,他们无遮无挡地看到了湛蓝的天空,看到了在湛蓝的天空下成千上万的红蜻蜓在飞舞。那是蜻蜓在集会吗?那是蜻蜓在狂欢吗?那是生命的舞蹈和盛宴吗?


             真是奇观,太美了,太美了!匡国战孩子似的奔跑起来。


             大战——!洪步成紧追着跟上去,气喘吁吁地说,大战,那么多蜻蜓,该不会下雨吧?


          下雨!匡国战笑起来了,匡国战的脑海掠过海燕矫健的身影,匡国战跃上一个大土坡挥手在喊:


             啊,孤傲的海燕


              被驯化的野鸭


             成千上万狂舞的红蜻蜓


           是谁主宰天空


           站在诗篇中的文豪高尔基


             在孤岛守望的父亲


              还是寻梦的我和青春的步成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现代庞大的钢铁后裔


              翱翔的我们


               在天空制造一片红色的风景


                然后沉醉在伊甸园


              太好了,太好了,洪步成鼓起掌来,大战,想不到你还真是个诗人,既现代又不朦胧。


            什么诗人,心血来潮,胡诌吧。匡国战满脸红光说,我干嚎几嗓子,像野兽似的,没有吓着老人家吧?


             他什么野兽没见过,吓不着。洪步成看看天说,倒是吓着野鸭了,它们都扑愣扑愣地飞起来了。


              我就真那么可怕吗?匡国战跳下土坡,一本正经又踌躇满志地走过来。


                也不是,你没看到红蜻蜓又跟着我们飞过来了!洪步成快活地说,这是因为你赞美它们了。


              是吗?看来谁都欢喜听好话。


             匡国战和洪步成向茅屋走去,匡国战说,你爸爸听到我的鬼哭狼嚎他大概不高兴了,不行为什么他不出来看看?


            你也不要这样损自己。洪步成说,他一定听出了是几个毛孩子的声音,是晚辈嘛,他就拿拿架子了。


            还有这样的规矩?他是小岛的主人嘛,来的都是客。


            当他们走进茅屋的时候,屋里却空无一人。洪步成说,他也许出去干什么去了,有时我们来到岛上半天他才回来。


            这次不一定吧,匡国战嘬嘬嘴说,呶。


              洪步成看到了,这是一封用牛皮纸写成的贴在墙上的一封信。


尊敬的朋友:


               您来到了岛上,您就是我的朋友。无论我在不在岛上,我劳动的成果您可以尽情地享受。坛子里有米,柴筐里有野鸭蛋,外面的田里有蔬菜。但是我要跟您约法三章,一是只管修五脏庙,不经允许不得私自带任何资源出岛;二是不得捕杀包括野鸭在内的一切野生动物,因为对野鸭资源的开发是有计划的;三是不必给钱,因为钱在岛上无用,而您带来的油、盐、酱、醋、茶、糖等生活必须品我是乐意接受馈赠的。此为小岛法律,不得违拗,否则一经发现今后则不得上岛,成为不受欢迎的人。


              茅屋斋主 置


              洪步成看得笑了起来,说,老爸现在名堂真不少,俨然是个国王了。


           成了新时代的鲁滨孙了。匡国战猛然想到上次与陈书记、樊局长他们来打过野鸭,脸就红了,掩饰道,可惜这第一次我什么礼品也没有带。


          我俩还分彼此吗?这些东西一路都是你拎的,够显孝心的了。再说,我们是工作、是清资来的,帮他把十万元的陈账理清了,还了村里的钱,我们功劳大大的,他谢都谢不过来,还客气什么,有山珍海味也尽管受用。


            我可不敢这么说话呀,桥归桥,路归路。至于清资,那是另外一个话题。


         我晓得你的意思,毛脚女婿!洪步成说着自个先害羞地咯咯笑起来,又提议道,那我们煮饭烧菜吧,给他一个惊喜。


            这次是你坏了!


           匡国战和洪步成便忙开来了,洪步成淘米,匡国战升火。匡国战什么时候干过这等的活,弄得狼烟四起,真像要打仗,然后他顾不得浑身大汗淋漓,干脆剥了上衣打着赤膊趴在地上用嘴吹风,一次、两次、三次……火苗腾地跳了起来,匡国战得意的脸在火光中像喝醉了酒。洪步成正满世界的疯着,她捞了水缸里的两条鱼,又去割韭菜、扭丝瓜、摘豆角,她终于忘了自己应该干什么,像一个回到童年的小女孩只管追逐着满天飞舞的红蜻蜓。


              洪步成——!


            匡国战喊她的时候,匡国战把菜已烧得差不多了,匡国战烧好一个菜就报一个菜名,像店小二那样拖长声音:野鸭蛋炒韭菜,好了——!鲫鱼炖蛋、蛋清刀豆、丝瓜蛋汤,好了、好了,都好了——!洪步成满脸晒得彤红像只美丽的红蜻蜓飞进来了,看到桌上的菜洪步成满心欢喜地说,倒看不出来,还真有两下子,眨眼功夫弄了一桌全蛋席嘛。匡国战嘿嘿笑了两声,说,都见不着你这大厨师的人影儿了,你是不是故意赶鸭子上架?洪步成说,不是,不是,在这岛上,我也不知怎么搞的就与这些树呀、花呀、草呀、虫呀、鸟呀,都溶为一

体了,不知我是蜻蜓呢,还是蜻蜓是我!匡国战说,是的,是的,上了岛我才悟出为什么庄子梦蝶,又体会到为什么陶渊明不愿为五斗米折腰,而沉醉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洪步成与匡国战相视一笑说,我看你也快变成蝴蝶穿梭于菊丛了,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不想清资,只当周庄陶渊明快活了。匡国战觉得洪步成的确是性情中人,她的眼睛像一汪深深的潭让他怎么也看不够,直至在她的眼睛里看到闪烁着的激情的光波,才说,看你有多坏,我都是被你诱导上了你的当喽。洪步成的目光在匡国战的脸上忽棱忽棱地扫着

,说,谁诱导谁?你是说你自己吧,我真是你诱导才上了小划子,被你“拐”到这个孤岛来的。说,来有什么不好,看老爷子哟。洪步成逗道,看我爸,带你来干什么,味不全变了!


            匡国战说,为了革命工作呗。


            洪步成轻轻捶着匡国战的胸娇嗔道,为了你,我革命都革到我老爸头上来了,有什么好处咧?


              匡国战拥住洪步成,嘴唇擦着她的耳郭,轻轻说,谢谢你,谢谢!步成,我爱你!爱你!


             我也爱你!洪步成在匡国战怀里抬起泪光莹莹的脸说,可是我不知为什么?


              爱是没有理由的!


              没有理由……


             匡国战的吻密集得像雨点一般落下来,终于咬住了洪步成的舌头,手也捏住了洪步成的奶,摩挲着、摩挲着……


             洪步成推开他说,爸爸就回来了,准备吃饭吧。


           匡国战的舌尖上还留着洪步成那余味不尽的吻的味道,匡国战咂咂嘴,说好、好、好。洪步成说你愣什么神儿,匡国战一惊就醒了过来,就忙着盛饭收拾桌椅。洪步成也不知从哪儿弄了瓶酒出来,很高兴地倒了两杯,说就这条件只能喝洋河了。等了一会儿,仍不见人影。洪步成拿起筷子说,我们边吃边等吧。


            饭吃得有点沉闷,洪步成一直在闷头扒饭,因是辣酒她自然不肯喝,也不讲什么,匡国战琢磨一定是为见不到他爸而解不开十万元条子的结心里不太顺溜,匡国战想如果是白跑了一趟,的确够冤的,但他不能让这情绪感染自己甚至弥漫这个小岛。得想一个调侃的话题,于是匡国战望着不远处的湖光波影说,假如有四种上湖心岛的方式,一是像我们早上划船过来,二是荡秋千过来,三是骑着鳄鱼过来,四是走独木桥过来。前提是四种方法都绝对安全,请问小姐您愿意选择哪种上岛方式?


            洪步成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他,说,你又设什么圈套,想让我钻啊!


            NO,小姐——匡国战说,这是一种性格分类的测试,请小姐选择。如果要说是圈套,我们一道钻好了。


            那么,先生,您选择哪项?


           这样好了,我俩各自写一张小纸条,然后相互交换。匡国战提议,如果一样呢,我们就碰杯喝酒;


             如果不一样,我情愿罚酒三杯。


             洪步成捏着一张小纸条开始写,说,你罚定了。


               听天由命。匡国战也开始写。


               果然在他俩相互交换的纸条上,都写着:荡秋千。


              啊——!洪步成看到这个结果就惊奇地叫起来,有什么魔力或者说,你是不是搞名堂了,我不喝。


             喝吧,匡国战说,为我们有共同的感觉和情调,干杯!


              洪步成呷了一小口说,你告诉我什么意思,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喝。


            匡国战笑起来了,说,这表明对性生活的四种态度,划船过去的性生活平常,骑鳄鱼过去的性生活变态,走独木桥过去的性生活冷淡,而我们荡秋千过去的性生活浪漫。


             怪不得样子那么诡谲的,说的是这玩艺儿。


              洪步成说,不过,我不信的,性生活就这么四种类型,它应该是多姿多彩的。


            不管怎么百花齐放、千姿百态,它逃不脱这四种类型的,就像人分成男的和女的一样。


              还有阴阳人呢,洪步成说,像大狼.


             那毕竟是少数。匡国战说,别那么当真,给喝酒找些乐子的。天那么热,您沾沾唇品品味就行了。


               这怎么行,我起码要喝一杯吧。


              饭也吃了,酒也喝了,游戏也做了,洪步成在那儿洗着锅碗瓢勺,匡国战坐在那儿随手点起橱上放着的一支烟。洪步成调过头说,大战你怎么抽烟呢?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么?匡国战吸了口烟又把它从嘴里慢慢吐出来说,在这岛上,我恍惚有个感觉,我就是皇帝,你就是皇后。洪步成笑起来,想得美,你怎么不说是被流放到孤岛上来的。美得你!匡国战说,这也不错,流放过来,我和你,生一大堆娃娃。


            洪步成洗好东西就朝外跑,匡国战说现在日头正辣,你不歇一歇。洪步成说,我嫌这小屋里闷,也许树荫下凉快些。


           当洪步成置身于白晃晃的阳光下的时候,那些红色的蜻蜓又铺天盖地一下子不知从什么地方飞过来了,将洪步成笼罩在它们巨大的阴影下。洪步成向前走去,那个阴影也在移动。


             不知是洪步成跟着蜻蜓走,还是蜻蜓跟着洪步成走。


            匡国战是跟着洪步成出去的,在热辣辣的太阳下,他猛跑了几步,想追上去,他人乏乏的非但跟不上去,而且还跑不进那片正移动着的阴影。


            洪步成不是凭着自己的眼睛,而是随着自己的腿跟着自己的感觉就来到一个小坡地上,坡地上粗壮高大的古银杏树荫下有块圆圆的大青石,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像张硕大的荷叶浮在水面上,甚至能看出石上的纹理叶上的脉络。洪步成气喘吁吁地跑过去,就坐在石头上喘气。天闷热得厉害,又跑得急,洪步成就把身上的连衣裙脱了,连乳罩也脱了。洪步成的身子是那样的白,白得晃眼;洪步成的表情是圣洁的,眼睛微微闭着,又密又长的睫毛似在颤动;洪步成的颈是颀长的,圆润的双肩下是线条流畅的手臂;然后是乳,丰满而挺拔

,隐隐约约看到上面哪流淌着青春的蓝色静脉,在淡棕色乳晕的烘托下,是众星拱月的嫩红色乳头,像花的蓓蕾、诗的眼睛、色彩的亮点、旋律的高潮、大山的峰峦;那腰自然是黄蜂做的,再然后急转直下的腹部是一马平川直至那神秘的隐处;洪步成的臀部是一道温柔的圆弧,大腿是丰腴,胫、踝、足使人想到力的舞蹈。洪步成又是盘腿坐在那石头上的,远远望去就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荷……


            匡国战心里惊了一下,若有所思,又若有所悟,这就是——洪步成!


            红蜻蜓向洪步成围过来了,一层一层,像一朵盛开的硕大的荷花,那洪步成就是这花的花蕊了……


            匡国战冒着金星的眼前浮动着一片红光,匡国战暗暗称奇,匡国战是想跑过去的,但他整个人儿像被掏空了似的头脑一片嗡嗡地响,就像有千万只红蜻蜓在他脑袋瓜子里进行着飞行的疯狂的舞蹈,他的腿就软软地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匡国战不服气地想我怎么三杯酒就喝醉了,匡国战头朝一棵树上一靠,就瘫在草地上睡着了。



           有豆大的雨点砸到匡国战的脸上,匡国战就这样被砸醒了。匡国战惊醒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朝洪步成呆的那块大青石望去。洪步成还那样赤裸着白嫩如凝脂的身子盘坐在上头,似一朵娇羞的睡莲,似一朵含苞欲放的荷……


            雨点借着风势雾似的从湖那边腾起来飞起来飘过来了,雨点越来越密集了,密集得像千万条鞭子抽得人喘不过气来,匡国战什么也没有想,像要潜水似的深深吸了一口气,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穿过雨幕似一支箭射向洪步成,这次他成功了。


            红色的蜻蜓早不知飞到哪里去了,但在洪步成的上方那株百年银杏的巨大树冠像华盖撑向天空,在匡国战到达洪步成身边的时候,树下仍是一片无雨的世界。


            匡国战浑身透湿成了落汤鸡,匡国战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望着远方出神,近处的雨和远方的湖连成一片汪洋,在匡国战的眼中就成了丹麦的海,坐在石上的洪步成便与安徒生笔下的美人鱼叠印在一起……


          风一阵紧似一阵地从湖面上刮过来,雨点刁钻地倾斜着飘到树下,匡国战用身体挡着,怕洪步成着凉,又转过身将丢在一旁的衣裙披到她身上,轻轻喊,步成,步成。


          洪步成面带微笑仍在酣睡。


             洪步成穿着洁白的婚纱,洪步成在蜻蜓国出现时,成了一只白色的大蜻蜓,在火红的成千上万的小蜻蜓的簇拥下,洪步成正在寻找她的情郎,她和它们飞过了一座座青山、一道道绿水、一条条街道,一片片广场,她终于看到了穿着新装的皇帝,原来却是没穿衣服的……


            洪步成面带困惑地醒来了,一副似睡非睡的样子,她稍微一动,那颤动着的丰乳便像一对顽皮的白鸽从披着的连衣裙里袒露出来了,探头探脑地煞是动人。雨声在匡国战的视野里渐渐淡出了,匡国战的心里却一阵阵发紧。匡国战说,这雨下得多大啊!是呀,洪步成说,你刚才不来么?匡国战说,我是紧追着你想过来的,但是我看到那么多红蜻蜓围着你,围成一团莲花,我想过来可过不来,我头脑嗡嗡响,像有千万只红蜻蜓在我脑袋里乱飞,我身子就空了腿就软了,我觉得自己疲惫得不得了,也许是喝酒了,也许是睡眠不足,也许是被你……嘻嘻,我反正一靠树就睡着了。


           洪步成没介意匡国战有些怪诞的表情,洪步成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洪步成笑着,说刚才做了一个很有趣的梦,我到蜻蜓国去了,都要跟它的国王结婚了,我溜了出来。


              匡国战倒吸了一口冷气说,幸亏溜出来!


               洪步成被他的傻样逗笑了,洪步成举起胳膊伸了一个懒腰说,看你这表情,不是梦吧!


             匡国战看到洪步成在举胳膊的那一刻,披在她身上的衣裙滑落了,那粉色的乳罩也被风吹到了她的脚下。雨是越来越猛了,风是越来越狂了。匡国战还看到银杏那撑向天空的巨大树冠也在滴水,匡国战拾起洪步成的乳罩抓住几乎是不加思索地给她戴上说,步成,快穿衣服吧,会着凉的!


             一道闪电剌破长空,紧跟着一个落地炸雷震得小岛颤动起来,但洪步成却哈哈大笑,洪步成根本不在乎她的笑声很快被风雨扯得不成样子,她的眼睛比闪电还亮,蕴藏着千万的闪电雷鸣。


             大战,洪步成嫣然一笑,匡国战看到她的牙齿比糯米还要白。


             大战,洪步成又喊了一声抓住匡国战的手说,我俩不是都喜欢荡秋千,欢喜罗曼蒂克吗?快,我要你,我要在这块像荷叶的石头上在这风雨交加打雷霍闪的小岛跟你做爱。


             大战,洪步成一把扯住他的衣服说,你还这样穿戴整齐衣冠楚楚……


            匡国战便闻到了荷花的馥馥香味,夹杂着酸奶的酸甜的乳香,匡国战嗅到那异香便是从洪步成那丰腴而娇嫩的隐密处散放出来的,那私处的粉色使匡国战想到那种颜色的荷,那青春蓬勃的丝丝缕缕像荷边的水草一样旺盛茂密,匡国战也是第一次如此清醒而沉醉、贪婪而忘情地欣赏一位像荷一样的女孩。


             像一阵狂飚在匡国战心的广场扫过,世界便在匡国战的面前消失了,风雨雷电也都不复存在了,匡国战的眼里只有这位横卧在石头上身子如远山般起伏的女子,洪步成的扭动和呻吟便像电像雷一样在匡国战的心头炸开。匡国战已分不清是大自然还是他心中有着雷轰电闪的爆炸,他虔诚地跪倒在他脚下的土地上跪倒在洪步成的面前,他感到他的宝贝在激情澎湃中坚硬如铁,她一声尖叫紧闭双目的身子在一霎那如闪电一样灿烂耀眼,他的生命热流在那一刹像火山一样爆发,他终于雄壮得如山一般地轰然倒坍。他和她都听到了雷声,

大地在颤抖,小岛在颤抖,他和她在颤抖,一朵世界上最美最灿烂的荷在风雨中在这种颤抖中悄然开放……


            他伏在她身上,他感到她的身子如汉白玉一样光洁和冰凉,他把他雄性的阳光照射过去,她感到她在溶化,愈来愈滋润、愈来愈酥软,也愈来愈香气袭人。他觉得他是卧在花丛中,那种由洁白的带着露珠的荷花花瓣铺成的花床……


           当他和她站起来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在雷电风雨中的茅草屋訇然塌陷,那茅草便在龙似的旋风中飞向天空。


           他俩相互凝视了一眼,脊梁上都有种冷嗖嗖的感觉,像蚂蚁似的东西从尾椎骨沿着腰椎、颈椎骨往上缓缓爬行,一直爬得人头皮发麻。


沙墩鱼丸声名在外

  临近年关,各色浔式年味小吃已开始热销起来。在龙感湖,沙墩鱼丸是龙感湖人逢年过节餐桌上必备的食物之一。据当地村民表示,这道年味小吃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


  沙墩位于龙感湖总场下沙墩村,在40多年前,沙墩有很多鱼塘,而且鱼塘里养有很多的鲮鱼,鲮鱼肉质爽脆却有很多鱼刺,不太方便进食,而做成鱼丸后就完美解决这个问题。据当地村民容姨的丈夫球叔介绍,当年龙感湖下沙墩村每逢过年都会派发鲮鱼,每个人能够分到3到4斤鲮鱼,一家人得到的鲮鱼数量不少,那么派发的鲮鱼数量这么多该怎么处理?于是,村民将其做成鱼丸送给亲戚朋友,大家其乐融融过个丰收年。


  从那时候开始,鱼丸变成沙墩村每家人过年都会制作的小吃,当年的传统一直流传下来,因此沙墩的鱼丸也因此越来越出名,球叔和容姨更是一做就做了30多年,容姨表示,除了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要做很多鱼丸外,如果有人家里办喜事,她也会接到不少邻里订单。


  鱼丸的寓意是“团圆”,因为它的形状是圆的,过年的时候村民还喜欢用鱼丸奉神,求个“团圆”的好意头,寓意子母团圆。


  说起制作沙墩鱼丸的秘诀,容姨一直坚持不是所谓的秘密调料,只是在切好的鱼蓉中加入蒜粒、葱粒、油、盐、蛋白,之后的就是用人手反复对调好味道的鱼蓉进行摔打,一直到打成鱼胶为止。最关键是鱼新鲜,鱼的品质好就能做出好吃的鱼丸。


  制作好的鱼胶就可以挤成圆形,放入冷水中避免它们相互粘黏,而容姨在这个过程中偷偷透露了一个秘诀:想要鱼丸成型漂亮,在制作过程中一定不能加入姜。


  此外,鱼丸是下锅蒸熟或者在滚水里烫熟,10分钟就能够完全熟透,出锅的瞬间顿时香气扑鼻,只用熟油加上酱油作为蘸料,简单而又不凡的味道升华,这就是“年味”,这就是龙感湖传统的味道。


武汉明斯克影视传媒集团策划总监文学统筹\湖北省食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湖北省策划协会秘书长\武汉鼎诚影视学院兼职教授\武汉电视台《生活全报道》制片人\电视剧《黄广会战》编剧\湖北日报《酒水栏目》主编\宣传部副部长级调研员詹玮,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谢谢。( 加WO微信:yszw66   )

【个性签名】《电视剧本就是这样炼成的》故事加故事,一集一集就成了电视剧。如果学习写剧本,那么最好写自己的事情,不要改写别人的材料。一个人写,不要合作。这样你们会学到很多东西,酬劳就是经验。平生喜欢与文字为伍;还是会用那些笔战斗的;若这些年的回忆是糖,我想真的会甜的忧伤!在回望时,想着陈年旧事,像一杯烈酒灌满胸膛。天下真正做出事情的人们都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诸葛亮心里恐怕是雪亮的,也晓得他总弄不出玩意来,然而,他却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叫“做人”。所以,成长一直是很多文学乃至电影表达的永恒主题。无论写什么,文人都是在蚕食自已的心血精魂。我的梦想:看三千部电影,拍摄并且剪2000部电影(视频),听1000个人的交响乐作品!看500个中外作家的作品!写一写生活中的故事、拍一拍生活中的照片、观察一下不同阶层的生活现状!

第188期影视之星:黄克(我社以后每星期五发布影视之星推荐栏,每期二篇文章+作者简介与自述,欢迎大家关注我社微信公众平台官方订阅号(yszw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