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管理

你在的城市,决定了你的命运(深度)

时间:2019-09-27 来源:嘉怡时尚

07年我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11年了。


如果你问我:这10几年最大的观念改变是什么?


我会毫不犹豫回答:选择一个合适的城市,比选择一个大学/一份工作/一个伴侣要重要的多。


我记得当年大学填报志愿的时候,有一位老师不断的提醒我们:你们不光要看学校,还要看城市。同等水平的学校相比,要优秀选择在沿海的大城市。


可惜,当时包括我在内的绝大多数同学都无法理解这句话的价值。


我还记得当时有一个老师,他让孩子放弃了西部地区的一所本科学校,反而去上海读了大专,当时很多同学因为无法理解这种行为。


若干年以后的现在,我越来越深刻的意识到一个城市的重要性。


奋斗的本质是什么?


其实就是利用你周围的资源,再结合你本身的长处,不断借力的过程。简单来说,就是将你周围的资源变现。


买房的本质是什么?


其实就是购买一个城市的服务和未来。简单来说,买房就是买这个城市的股票。


中国的城市资源分布很不均衡,资源类别也开始差异化,所以能选择一个适合的城市,有时比选择一个大学,选择一个工作更重要。


你出生的城市,决定了你的气质。


你发展的城市,决定了你的前途。


北京适合做局,做思想,做学问,那些底层出生却有想法的人,那些为人机智灵活的人,那些有崇高理想的人,都可以去闯一闯。


上海适合扮气质,讲圈子,那些家庭背景良好的人,那些心思缜密比较谨慎的人,那些喜欢时尚/精通上流文化的人,可以奔赴上海滩。


深圳适合做实效,务实/高效,无论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那些胆大勇猛的人,那些现实主义的人,那些想一心做生意的人,可以过去。


北京出政治家/投资家/思想家,当然也出了很多吹牛/务虚的人;


上海适合做CEO/高管/名流,也出了很多装x的人;


广东则盛产各种老板,生意人,也出了各种不择手段的小商贩;


既然选择了一个城市,除了可以享受它的资源便利之外,也要承受这个城市的阴暗面,这是大自然的平衡法则。


这和你选择另一半是一样的道理。貌美的往往你得供着,有钱的大多桀骜不驯。


不过有一点,只有在这种一线城市,才有这种大开大合的包容性,它的资源很便利,它的负面也很明显,如果驾驭的了,你就放马过来。


为什么一定要去一线城市?


一线城市更加开放,机会很多,有能力的也很多,所以大家互相制衡,所以彼此只能遵守规则;二三线城市更加封闭,都是拼爹和潜规则,更讲究人情世故。


一个地方规则越不透明,“潜规则”生存空间就越大。所以那些广大县城和农村基本就是地头蛇的天下了:关系比能力重要、算计大于努力;攀比高于生活;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去过100个以上的国家是种什么样的体验。有一个答案令我印象深刻。


“懂得了这世界上没有所谓天然正确和绝对政治正确,能够接受别人有不同的三观以及其衍生出来的思考方式。”


在这个充满偏见,不理解,甚至一见不同便恶言相向的时代,能够接受别人有不同的三观,不同的活法,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住在一个大城市。它给你多样化的价值观,它告诉你人生不是只有一种活法。


正在失效的GDP


数据只是寻找真相的工具,很多人衡量一个城市的发达程度,往往总喜欢拿GDP总量为参考标准,而实际上这是一个低级的错误。


首先,GDP作为工业时代的经济统计手段,在数字时代却开始逐渐失效。传统GDP核算是用最后的结果数量减去开始的数量,然后得到一个增加值,就是社会创造的价值,这是一种粗放式的计算方式。


而在互联网时代,因为有了各种平台,所以边界被打开了,这就让更多有创造力的个体融入到生产中来,每个人、每一支小而精的团队的能量都将释放。


很多交易活动从之前的“企业对企业”变成了“个人对个人”,从“面对面”变成了“点对点”,所以交易越来越垂直细分,这时我们就要放弃生硬的生产指数统计办法,要对多种经济形式进行灵活细算,把规模小、未注册的团队的生产效能也统计进去。包括对不同性质的人赋予不同的权重,而不再单纯算人口总和。


其次,即便是看GDP,衡量一个城市的发达程度,也不是看总量,而是要看一下三个数据:


(1)人均GDP


比如重庆的GDP排名全国第六,但是重庆有3000多万人口,这个数量是杭州的三倍多,但是GDP总量只比杭州多一点,所以我们总感觉杭州整体更富裕,杭州房子的均价也是重庆三四倍。


再比如,山东人口有接近一个亿,江苏人口有8000多万,而整个浙江省只有5000多万,所以为什么山东、江苏GDP比浙江高,但是我们总感觉浙江更富裕一些,浙江的房价也更高一些。


(2)第三产业比重


举个例子,苏州的GDP一直比南京、杭州高一大截,2017年全甚至达到了1.7万亿元,仅次于几大直辖市、一线城市,但是为什么苏州的房价比不上GDP远比它低的南京呢?


原因就是苏州的GDP含量更多的都是工业成份,苏州大型的外资企业特别多,所以拉动了GDP总量,但是苏州的第三产业比重很低,所谓第三产业就是服务业,比如吃喝玩乐、文娱等等。


一个城市,只有第三产业发达,才说明这个城市的人的消费能力强劲,同样属于江苏,苏州的GDP虽然一直压着南京,但是江苏最好的医疗、教育、文化产业、就业机会更多都在南京,而苏州的工业园区往往更成规模,说的通俗一点:南京白领多,苏州工人多,南京的整体层次当然要高于苏州,所以房价要比苏州高。


(3)新兴产业比重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年代,新兴产业比重代表着未来的竞争力,比如互联网、电子商务、人工智能等等,更能反映一个城市的活力。


以深圳和广州为例,广州的传统产业更加稳固,而深圳更偏向于高科技产业,所以深圳更有活力;


再以南京和杭州对比,杭州更偏重互联网产业,所以白领的薪资水平要比南京高,整体上来说杭州的活力更强劲。


什么样的省会城市,最有前途?

 

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事实:凡是沿海的经济发达省份,都会有一个“经济中心”城市,其经济发展水平要比“省会”城市高。自南向北依此为:广东的深圳VS广州、福建的厦门VS福州、江苏的苏州VS南京、山东的青岛VS济南、辽宁的大连VS沈阳。

 

也就是说,这些省份都有一个“经济中心”和一个“政治中心”,这叫“政商分家”。只有“政治”和“商业”分家了,经济才能真正的发展,所以沿海省份经济硕果累累。


同时,我们也会发现,凡是经济欠发达的内地省份,本省经济就会出现“省会独大”的经济现象,比如:湖北的武汉、湖南的长沙、四川的成都、安徽的合肥、陕西的西安、山西的太原、河南的郑州等等。这些地方的“政治”和“商业”纠结在一起,这些地方的经济往往是依靠“行政”手段堆砌起来的。

 

以成都为例,下面是四川各市的GDP总量的前几名,成都一个市的GDP占整个四川省的接近40%,第二名绵阳甚至不及第一名成都的零头,这就是典型的省会独大型省份:


集合全省之资源,发展一个省会,就好像越是穷困的家庭,越想打扮出一个耀眼靓丽的孩子一样,喜欢再看得见的地方花钱,比如给他穿好衣服。因为越贫困越怕被人瞧不起,就越爱面子,所以越想展示自己,这就是人性,也是规律。

 

而富裕的家庭,往往把钱花在看不见的地方,比如优良的教育条件,好的成长环境,因为他们已经不需要在外在上证明自己,他们都在很务实的提升自己。


这也是“内地”跟“沿海”经济结构的区别,贫困的内地省份总是把资源往省会的大楼上堆彻,而富裕的沿海总喜欢务实进步。


要想使一个省的经济水平得到发展,必须“政商分开”,政治的归政治,商业的归商业。可以选择其它城市作为“经济中心”跟省会遥相呼应,这叫分工明确、定位精准。


因为协调分工,多极化才是经济发展的大势所趋,这样才能协同性发展!这样既出政绩,老百姓生活又能提高。

 

切记:乱炖是做不出好菜的。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下几大重要城市的命运



(1)传统贸易核心——广州,前途如何?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商品经济。这时广州作为中国对外贸易的中心,地位开始凸显,“广交会”应运而生,顺应着国门的打开,使广州迅速成为中国商品对外贸易的中心,成为一线城市,仅次于北京和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