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管理

行舟乐评:19年来最重要的摇滚乐队——十年磨一剑,归来亦少年

时间:2019-08-10 来源:嘉怡时尚

行舟:中国90后学院派欧美音乐乐评人 专注90后音乐听众行为的研究者


行舟乐评:19年来最重要的摇滚乐队——十年磨一剑,归来亦少年


国内摇滚音乐在乐坛上沉寂了很长时间,近几年才迅猛发展,这种处境像极了摇滚乐队中的“声音碎片”。

“声音碎片乐队”是自2000年以来发展势头猛进的一支乐队,始终站在时代更迭的华美背后保持着自己独立清醒的思索低调的埋头潜行。

2001年到北京发展,主唱马玉龙的加入,直接提升了乐队歌词创作和现场演出的魅力。其曲风忧郁低调唯美,极富律动感及可听性,正式发表的第一支单曲《狂欢》被收录于《摩登天空4》合辑


十几年来,他们以自己的步调从容的解构自己对音乐与生活所向,尤其2005年的《优美的低于生活》他们褪去内心的浮躁,让灵魂从生活中汲取真实的力量。

继而2008年《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开始转向宏大的叙事主题,在岁月洗涤之下最终闪耀出智者或哲人的光芒,极致优美的旋律与讲究的编曲以及充满想象力的歌词,这一切已然超越摇滚乐本身的意义,甚至超越诗歌而让他们的音乐历久弥新。

有人说“声音碎片”乐队是“中国的Radiohead”,可能从某种角度来讲这是对他们极大的褒扬,作为北京另类音乐新贵的“声音碎片”引领一种崭新的音乐潮流。

2018年底,声音碎片乐队打磨许久的十首全新作品在北京悉数完成录音,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后期制作,这预示着自2008年推出的《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这张经典之作后,逆时代前行的声音碎片暌违十年之久再次献声。

行舟乐评:19年来最重要的摇滚乐队——十年磨一剑,归来亦少年


行舟乐评:“声音碎片”以近乎默默无闻的方式成为2000年以来最重要的中国摇滚乐队。当整个中国摇滚乐都失去了神魂,它没有失去神魂;它还在抒情与歌唱,在未接触这个乐队之前,你简直无法想象,幻觉可以达到如此清晰的程度,音乐的想象力完全可以达到具体视觉的高度。

01、声音碎片乐队简介

“声音碎片”乐队成员是主唱马玉龙、吉他李韦、键盘刘光蕊、鼓手秦少建、贝斯宋炜。

这是一支由彝族流浪诗人、山东三流神医、东北夜行骑士、西南原始摩登人、淄博长发小贝所建立的乐队,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经历,他们的音乐中从平静到狂躁、从孤独到幸福,从自恋自伤到纵情高歌,听者往往会将自身最隐秘的情感释放出来,进入一种宣泄状态!

乐队成员:

彝族流浪诗人(主唱/木吉他):马玉龙 攀枝花人,成都西南民族学院中文系高才生,充满想象力的歌词为声音制造的碎片构筑起自己的灵魂,他的歌词可以成为许多所谓诗人们的教科书。


行舟乐评:19年来最重要的摇滚乐队——十年磨一剑,归来亦少年


山东三流神医(吉他):李韦 博山人,毕业于山东潍坊医学院,为人沉稳老练,如磐石一般以一种执着坚定的信念,屹立于“碎片”之中。由他弹拨出的一个个漂亮音色像玻璃碎片般闪烁着晶莹脆弱的光芒,使之成为乐队名称的由来。


行舟乐评:19年来最重要的摇滚乐队——十年磨一剑,归来亦少年


东北夜行骑士(键盘):刘光蕊 沈阳人,其人玉树临风,貌比潘安,夜来夜往。他的加入使声音碎片的音乐长出了翅膀,将音乐带入一种亦幻亦真、丰盈大气的氛围里。


行舟乐评:19年来最重要的摇滚乐队——十年磨一剑,归来亦少年



02、乐队大事记

2001年10月在《现代艺术·听》有声杂志发表单曲“世界是噪音的花园”

2002年02月签约摩登天空Badhead厂牌,9月发表乐队首张专辑《世界是噪音的花园》。

2003年2月提名百事音乐风云榜最佳摇滚乐队新人,10月1日参加第四届迷笛音乐节,12月乐队举行杭州 苏州 西安 成都等6城市巡演。

2004年8月开始新专辑的录制工作,年底专辑录制完毕,年底贝司手尹勇及鼓手王赣相继离开乐队。

2005年04月鼓手小秦加入乐队,6月贝司手宋炜加入,6月12日在新毫运俱乐部成功举办乐队新成员加入后的专场演出;8月发表乐队第二张专辑《优美的低于生活》;10月1日 参加第6届北京迷笛音乐节;10月-06年1月举行“把音乐还给耳朵”的全国巡演 途经上海 青岛 武汉 深圳等30余个城市并获得极大的成功。

2006年3月提名百事音乐风云榜最佳摇滚乐队;4月单曲《优美的低于生活》成为耐克广告主题曲。

2007年10月底开始录制乐队第三张专辑。

2008年9月28日乐队第三张专辑《把光芒洒向开阔的地方》发行;12月5日举办“情歌而已”专场演出。

2009年3月获音乐风云榜“最佳摇滚专辑”、“最佳摇滚乐队”提名;3月进行历时30天全国19城市的全国巡演。

2018年11月,第四张专辑《致我的迷茫兄弟》首发单曲发行。


行舟乐评:在成军后的十余年时间里,声音碎片乐队以强劲迅猛的发展态势,保持着三年一张的推新速度,先后创造出三张轰动一时的摇滚专辑,虽然距离第四张专辑空白长达十年时间,但其中《优美的低于生活》、《陌生城市的早晨》、《情歌而已》等数首作品,依然在乐迷中间广为流传。

03、乐队标签:诗性且内敛,唯美且深刻

美,不管你是初次听乐队的作品,还是细细反复品味,你就会停留在乐队的这个特点上。

美,这是一个塑造美的乐队。清亮的电吉他,充满想象的鼓声,提供色彩和背景的键盘,让气氛进一步浓厚的贝斯,然后,像灵魂那样拔于地面、接近天堂的美。

曹操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声音碎片却用一首《在一起》来歌唱他们的活,歌唱爱情,用诗意的词藻来表达恋人间的欣赏,用吉他来弹奏爱人间的甜蜜。


声音碎片说:一生比朝露还轻。他们依旧有些悲观,避世,但却比从前多了劳作和跳舞,以及向晨光挥手,向落日祈祷。 声音碎片的《天边一朵云》像是30年代的无奈,在浮光掠影中被缅怀。舞女们的故乡,和一朵云的故乡没有差别。“一朵云的一生,抓不住另一朵云,像穷人把流浪叫做自由”。


“诗性且内敛,唯美且深刻”一直以来是声音碎片音乐作品中一个重要的标签,这一特质将在他们即将发表的新专辑中得以延续和更加极致地展现。

得益于主唱马玉龙骨子里的那份“流浪诗人”的气质——以充满想象力的歌词和飞扬满溢的文字才华,为乐队构筑起独一无二的灵魂。李韦不断变化的吉他效果,亮如熠熠生辉的星光;刘光蕊饱满细腻的键盘音色,唯美如抚进心间的流水,二人共同为声音碎片这一另类抒情丰盈了血肉和肌理。

行舟乐评:声音碎片始终以自我步调从容地解构对音乐与生活的所向。优美的旋律、讲究的编曲以及充满想象力的歌词,使得他们的作品在某种表达上已然超脱出摇滚乐本身。他们不会为了迎合某个听众群而做出改变。而是通过音乐的方式将音乐中的美诗意的表达出。

04、乐队特色:主唱是灵魂,歌词是亮点

声音碎片拥有一个天才的主唱,其嗓音的完美以及对于旋律和歌词的把握更使声音碎片远远超越了国内其他很多乐队。

早在第三章专辑出版时,吉他手李韦和主唱马玉龙就曾坚持认为:这张专辑完全超越了他们的前两张唱片,无论音乐还是歌词。在《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专辑出版之后,更有人评价认为,“声音碎片凭借这张专辑足以跻身最佳中文乐队行列。”

声音碎片驾驭中文的能力有目共睹,他们的四张专辑中歌词都是亮点。

毕业于西南民族学院中文系的马玉龙的歌词造诣,早在他们推出首张专辑的时候已被认可。


行舟乐评:19年来最重要的摇滚乐队——十年磨一剑,归来亦少年


他们并不像很多国内乐队一样,把歌词当成是旋律的填充,他们不是仅把音乐当成一件时尚的外衣,而是以中文歌词为依托,中文歌词不再仅是旋律的填充,而是与音乐一起构成一个整体,并没有主次之分。

中文歌词与西式旋律的结合一直是很多中国乐队所面临的问题,以往似乎有一个定式:歌词好的乐队的作品往往缺乏旋律的流畅性,而旋律好的乐队歌词又少了意味。这就是由于中文的四声很难溶入到西方的旋律体系,英文甚至包括日语在内,则没有这样的问题。

声音碎片作品似乎在这方面解决得比较得体,中文的四声与西式的旋律不再“打架”,不再有一种很“拧”的感觉,借用他们一句歌词,感觉就是“顺流而下,把梦做完”,用中文创作的音乐人能做到如此融合的不多,而声音碎片是其中一个。


行舟乐评:19年来最重要的摇滚乐队——十年磨一剑,归来亦少年


行舟乐评:每一个乐队的主唱都是乐队的风格,主唱马玉龙骨子里的那份“吟游诗人”般的气质,他是卓绝的、超越性的、迸发着生命的全部激情,在清澈干净的嗓音下,在没有办法更超越的地方。乐队作品配合充满想象力的歌词和飞扬满溢的文字才华,为乐队构筑起独一无二的灵魂。

05、乐队风气:十年磨一剑,名利亦淡泊

2018年11月,声音碎片乐队打磨十年的十首全新作品在北京悉数完成录音,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后期制作,11月初专辑同名单曲《致我的迷茫兄弟》率先发布。

《致我的迷茫兄弟》是声音碎片乐队的第四张专辑,继前三张专辑《世界是噪音的花园》、《优美的低于生活》、《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之后,声音碎片对于音乐的把握已经达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或“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不能完全概括这支传奇乐队目前的状态,所以除了《神游》这样回归心动本色的歌曲之外,这张专辑中更有《致我的迷茫兄弟》这样淡泊名利的心声之作。


行舟乐评:19年来最重要的摇滚乐队——十年磨一剑,归来亦少年


“机器让人性变得可疑,娱乐让思考变得可笑,当你在洪流之中挣扎,什么是你的救命稻草?”这样的境界已经超越了一般乐队甚至诗人的视野,无论从音乐上,还是歌词上,以及从内到外散发出的淡泊名利的意境,都已经日臻成熟。

十年磨一剑,乐队成员对于这张专辑抱有空前的期待和信心。录制班底上,乐队邀请了贝斯邱威铭,也是成员几经更迭后如今固定的贝斯手;同时也特邀了来自美国的知名鼓手Alex参与录音。

十首歌曲主题连贯,整体风格较为统一,虽仍不乏对生命、死亡、爱和失去等主题的探索和表达,但较之以往却多了一份人到中年沧桑阅尽后的洗练和通透;亦有部分曲目充满无限宇宙和太空氛围的玄妙意境,宛如神游于自然,逍遥于世间。这些正是声音碎片所要表达的世界观和艺术观。

暌违十年之久,如今的“声音碎片”早已不仅仅是声音的碎片——这是他们自谦的说法,他们早已在音乐上构筑起一道厚重的音墙。


行舟乐评:19年来最重要的摇滚乐队——十年磨一剑,归来亦少年


行舟乐评:十年,褪去内心的浮躁,灵魂从生活中汲取,积蓄成真实的力量,融在音乐的形式里,蔓延着极致的优美。回溯历史,声音碎片在寻找那些于幽微处闪耀的光;反观现实,声音碎片又在以执拗的品格楔入身处的时代。他们无意于与硬生生的现实正面交锋,只求淡泊名利,做好音乐。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部分信息来自网络公开信息,如涉版权请联系行舟乐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