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基金

【友情发布】羚控科技: 军民融合促使无人机产业向高端技术和装备发展

时间:2019-10-17 来源:嘉怡时尚

羚控科技董事长段晓军:

军民融合促使无人机产业向高端技术和装备发展

(在第17届中国经济论坛上的发言)

第十七届中国经济论坛,段晓军董事长发言现场(西安羚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图片)

随着2015年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军民融合相关的产业市场也呈现出爆发增长的态势,而在“军转民,民参军”的背景下,无人机行业在军民融合战略的促使下,正逐步走向高端技术化和高端装备发展的道路。同时,在经济新常态下,军民融合产业也将是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前不久在北京举行的第17届中国经济论坛上,军民融合成为了与会嘉宾们关注的焦点,在“军民融合催生自主核心技术”的高端对话中,无人机行业专家、西安羚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段晓军表示:军民融合促使无人机产业向高端技术和装备发展。

羚控科技董事长段晓军长期从事无人机研发工作,是无人机行业的权威专家。

在对话中他说道,无人机产业在军民融合国家战略的促进下,正在走向高端设备与高端行业。近年来无人机行业呈现井喷式发展,大家最直观看到的就是用于拍照、电力巡检、农林植保、灯光表演等用途的无人机,这些无人机的发展,得益于多年无人机技术的积累。我国无人机技术发展,实际上从80年代就已经开始了,那时候都是非常小众的,主要是军用方向。2012年之后无人机真正走入了公众视野,出现在了更多的领域。

2017211日,我国亿航科技公司的1000架无人机在广州塔(“小蛮腰”)附近进行编队灯光秀。使用大规模无人机编队进行灯光表演可能始于美国英特尔公司20161月以100架无人机的灯光秀申请吉尼斯世纪录,详情可参见张洋先生2016118日在本号发表的专栏文章:“最美丽的世界纪录:英特尔公司的百架无人机流光共舞”(点击题名可直接访问)(《南方都市报》图片)

无人机的发展,近年来主要是得益于基础技术进步。最关键的是飞行控制技术,微机械传感器技术,以及卫星导航技术的蓬勃发展。以前我们做无人机的时候,一个飞行控制系统是非常非常大的,飞行控制系统光飞行控制计算机惯导系统,这两个部分重量都在几十公斤,价格在几十万、上百万,有了微机械技术,有低成本的GPS技术之后,现在飞行控制系统可以做到200克、300克,我们才可以把最核心的无人机大脑装到四旋翼、八旋翼无人机上。

第十七届中国经济论坛,段晓军董事长发言(西安羚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图片)

得益于技术积累,我们国家消费级、行业级无人机应用非常广泛,技术成熟度非常高,国家非常重视无人机产业发展,出台了相关的政策,在这些政策的支持下,目前无人机产业呈现出蓬勃的发展。但我们要清晰的认识到,我们现在看到的多旋翼、固定翼无人机,同质化竞争相当严重,大家都做四旋翼、八旋翼,这里面就引发一个市场红海问题,有人说无人机在未来几年要进行市场洗牌,这个观点有对的地方,也有我不太认同的地方,其实我们无人机市场或者这个行业,并不是说行业不好了,而是因为我刚才说的低门槛导致的同质化竞争。未来实际上我们无人机行业和市场需求还是非常旺盛的,市场需要的是高端的无人机,能够完成各种复杂任务、具有复杂功能的无人机,例如: 1)飞行时间更长、载货能力更大的货运无人机; 2)能够一年四季24小时不间断飞行的太阳能无人机; 3)能够在舰艇上起飞降落的垂直起降固定翼无人机;4)能够自主侦察、巡逻的边境巡查无人机; 5)具有群体协同智能的蜂群无人机;

这些无人机技术要求非常高,一般企业难以涉足,军民融合给我们带来了契机,近些年来国家倡导的军民融合政策,给无人机产业带来非常好的机会。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是无人机技术军转民之后,一些尖端技术进入民用领域;同时基于一些独特技术,无人机企业有机会能够进入到军品市场,对民用无人机而言,技术可以吸收,市场又放大了。所以,军民融合对无人机产生了非常大的促进作用。比如,一方面军用无人机应用到民用领域,例如气象探测、森林灭火;另一方面,民企也进军军用无人机领域。以我们羚控科技为例,我们研制了垂直起降固定翼无人机,可以实现垂直起飞与降落,而且具有固定翼的特点,飞得快、飞得远,产品得到了部队的支持认可,将这款飞机运用到战场监测、巡逻、物资投送等方面。我们的蜂群无人机,2018年已经参与了多次部队重大演习,受到了军队高层的一致认可与好评。我们有一些核心技术在飞行控制方面,我们研发的垂直起降、蜂群无人机,核心还是控制。 

羚控科技的“捕获”垂直起降倾转四旋翼无人机(西安羚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图片)

再来说市场,说到无人机市场,民用方面呈现出向纵深发展,向行业细分发展的态势,越来越多民用无人机企业,必须精耕细作,必须面向应用,面向载荷应用,面向数据服务,只有这样,才能拓展的更广更细。所以,民营企业将重心从研发无人机平台,转向服务、数据以及应用。

对于军用市场来讲,感谢军民融合政策,感谢习主席富国强军的指示,现在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军用无人机市场当中去,目前军用无人机的需求,比以前更加旺盛。以前军用无人机多用来侦察,现在用途非常广泛,有电子对抗、干扰,还有特殊的用途。这就使无人机在军用这块,带来了更多元化的需求。这种多元化的需求,实际上是巨大的市场商机。但是呢,传统的军工领域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十大军工集团,这么多年发展,从建国开始一直到现在,无论技术实力、人才队伍、产业规模都是非常强大的,民企要想挤入军工领域,凭什么呢?通过这些年的实践,我的体会就是必须要靠技术引领。

无人机技术日新月异,现在整个无人机技术发展地越来越快,技术引领我认为是我们进入无人机市场,尤其是军用无人机市场的重要支撑。2018年我们参加的演习当中,实现了36架无人机进行战场精准的后勤保障物资投送,36架机分成两个编队,一队向阵地A进行精准投送,另外一队向阵地B进行投送,蜂群式的投送,也是目前军队技术发展、装备建设的一个趋势。我们还有一款飞机在试飞过程中模拟战争环境,飞机收到敌军打击翅膀被打掉了三分之一,这种情况下飞机肯定要坠毁。但是凭借我们的飞控技术,我们可以保证在断翅情况下,飞机依然能够平稳飞行不坠毁,完成既定任务。这就要求飞机有很高的容错损伤性能,我们称之为容忍控制。这是非常先进的技术,美国在2010年资助一家商业公司实现了验证飞行,我们了解到信息之后,经过自己的努力,在国内第一个实现了这项技术这个技术带给我们什么好处呢?那就是好多军工企业主动找到我们合作,希望应用到目前的军用无人机上。

2011124日,美国罗克韦尔·柯林斯公司(今柯林斯航空航天系统公司)宣布已使用F/A-18战斗机缩比模型完成断翼的容损控制飞行试验。该技术为当时美国“联合无人作战航空系统”(J-UCAS)项目发展(美国罗克韦尔·柯林斯公司图片)

所以,民营企业要进入到军工领域,要在市场上分一杯羹,就要有独特的技术,要有金刚钻。未来无人机发展呈现出智能化、新能源化、蜂群化等等特征,这些发展趋势就是契机,如果民营企业可以把握好方向,加大技术创新,通过技术上的一些引领,那就可以顺其自然切入到军工领域,进入到军工市场。

其实整个无人机产业虽然在蓬勃发展,但是现在面临两个巨大的挑战,一是在政策层面,二是在公共安全层面。政策层面,我们国家虽然这么多年一直说低空开放,包括通航产业一直在呼吁低空开放,但是受制于公共安全的问题,低空开放不是很顺利。但是要想无人机产业得到蓬勃发展,低空开放是很重要的条件。此外,公共安全也是比较严峻的问题,大家应该看了很多新闻,包括用无人机型进行恐怖袭击、无人机干扰民航飞行等事件,已经不是新鲜事情了。那么如何防范公共安全的威胁,都是摆在目前产业发展当中的亟需解决的问题。

我从事无人机研发十多年的科研工作者,我的建议就是:

第一,尽快通过立法也罢,协调军民资源也罢,尽快的开放低空空域。在美国低空空域的开放,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情。美国的通航产业发展的非常非常好,就是受益于低空空域的开放。

第二,我们需要尽快建立健全无人机适行体系,就是无人机适航准入条件。这样无人机就可以通过民间适航认证,拿到适航证之后,我们可以自由的进行商业飞行。

第三,为了防范非法的无人机干扰、袭击,我的建议是尽快部署反无人机装备。这相当于我们有了执法武器,我们不仅要有法律,还要有执法武器。我相信这些措施的落地,一定会促进我们整个无人机产业的蓬勃发展。我相信今后整个无人机产业还会出现第二次井喷式发展。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我们研发了使用雷达、光电跟踪识别、电子干扰等设备组成的反无人机系统,这些设备的部署,必将给公共安全防范带来保障。

我相信行业在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这些问题很快会得到解决,我也相信未来十年、二十年,无人机会像我们现在的手机、汽车、网络一样,改变我们每个人的生活。

(西安羚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关注本公众号有以下三种方式:

1、点击本文顶部蓝色“空天防务观察”字样,点击“关注”;

2、在微信的“通讯录”-“公众号”中,点击右上角的“+”号,输入“AerospaceWatch”查到到本公众号之后点击,再点击“关注”;

3、长按下面的图片,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本号:

您还可以关注我中心“民机战略观察”公众号,掌握和深入了解民用航空领域动向和进展!

您也可以关注我中心“航空简报”公众号,第一时间掌握航空领域各最新动向!

                                                                                                                                                                                                      本篇供稿:系统工程研究所                                              运  营:李沅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