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基金

云泽观点 | 马云:迷茫与探索—而立之年的创业投资心路

时间:2019-11-03 来源:嘉怡时尚

以下内容来自云泽资本创始人&总经理马云先生在巴蜀养基场“迷茫与探索”年会上的主题分享实录。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或许你能从马总的迷茫与探索中有一些新的体悟。



非常感谢主持人的精彩的介绍,我是云泽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总经理马云,刚才贾鹏总叙述了我们养基场三年的探索之路,今年年会的主题是《迷茫与探索》,之前我一直在思考,到底跟大家一起来分享一些什么内容。讲宏观经济,在座的有很多专家讲得肯定都比我好,讲股权投资上的一些心得也不太适合今天的场合,所以,今天就讲讲我自己的迷茫与探索。30岁之前,我在公募基金做渠道销售,之后出来创业,今年是第四个年头,云泽资本走了很多的弯路,我今天给在座的金融人分享的是我自己的创业心路历程。



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我先后在鹏华基金和汇添富基金两家公募基金公司工作,之后离开公募基金创立了云泽资本,期间指导客户参与了50多家上市公司的定增,指导客户参与了奇虎360、蚂蚁金服、微众银行、迈瑞医疗、博纳影业、哈工大机器人集团等知名股权项目投资。

 

由于我在两家公募基金一直是负责华北和西北,没有负责过西南市场,所以,今天有一些老朋友,但更多的是新朋友。这两家公募基金为我提供了很好的业务平台,让我学到了很多业务知识,增长了见识,也让我结交了很多人脉。我主要是讲一下在2013-14年的经历,说实话当时我是非常迷茫,因为我即将步入30岁这样一个年龄,我在思考我未来的路该往哪里走?



整个在公募行业从2014年至今,第一:基金公司的数量越来越多,产品的同质化变得更加严重,很难再有像诺安黄金这种在曾经市场环境下让大家能够刻骨铭心的爆款。第二:随着公募基金公司数量的增加,各家基金公司的产品使得同时期的渠道变得更加拥挤,以至于为了产品发行销量的提高,基金公司也不得不在大的省份采用人海战术,整个公募基金渠道工作逐步变成劳动力密集型,可能有些同仁也不会赞同我这个观点,但是大家慢慢发现,现在的基金销售,专业性已经很弱化了,更多的是靠人际关系打感情牌。


无法回避的是公募基金销售市场的红海已经出现了,公募基金渠道销售人员吃的是青春饭,第一、二代公募基金的渠道人员除了走向领导岗位的同志们之外,更多的同志们已完成不同行业的转型,2014年我在思考,我30岁在卖基金,到了35岁,顶多就做一个分公司负责人,顶多做到市场总监就已经到了个人的天花板了。



于是在14年的上半年,我开始考虑要离开公募行业了,去哪里?如果我创业,我一定是围绕金融行业,因为离开这个行业后做实体,说实话我并不擅长。


当时权衡从哪个市场切入,第一:二级市场,14年如果做二级市场,做起来的,现在就起来了。没起来的,现在也很难再做起来了。因为这几年的市场我们是看得到的,非常弱。如果选择二级市场作为创业的切入点,要么跟知名的基金经理一起创业,但是考虑到如果一个知名的基金经理做得非常好,他不需要我们的,看看陈光明,一期产品就100亿,你的作用是没有的。如果拉了一个一般知名的基金经理,说实话他在公募的大平台底下,有这么多研究人员和后台资源的支持,他都没做好,他出来跟你打造一个小平台在弱市的市场环境下还能做好吗?我不太相信。我们的汇添富、鹏华也出去了很多基金经理,曾经在公募做的还可以的,离开了大平台后,真正管理规模突破20亿的少之又少,所以我觉得这个市场它是有很高的技术壁垒及天时、地利的。


第二个是一级半市场——上市公司定增市场,我们要创业的时候一定要根据市场的风向顺势去创业,定增市场在14年开始风起来了,资金很容易找到,打完票以后很快浮盈就出来了,观望的资金也就加入了,规模会上的很快,所以我先考虑的是一级半市场。


当然,我也考虑过去做股权市场,但拿到优质项目,募资是一道难关,客户能否容忍四到五年甚至更长的投资周期,所以先从一级半市场去切入,让客户逐步再过渡到一级市场。



我们看到了2014年整个下半年一级半市场机遇出现了,当时定增票的折价率基本上在七至九折,市场存在明显的套利空间。当时打折参与像金科这些股票的定增,之后市场快速往上走,浮盈一倍多。同时,我们很好的利用了公募基金的定增通道优势。当时我记得我的第一单定增是劣后6000万,配了1:2杠杆累计1.8亿规模,我当时推荐给我老东家,要求一定要做多票组合,由于多票组合是有门槛,上市公司公司的定增一份就是大几千万到几个亿不等,1.8个亿规模,如果公募基金的定增的盘子不够大,就很难拼盘形成一个多票组合的,所以老东家表示做不了。之后我们就跟定增存量比较大的、能拼盘的公募基金合作,用他们的通道,做定增多票拼盘,在整个市场往上在走的过程中,我们配了1:2的杠杆来提高整个组合的收益。



分享此处不是为了炫耀我们发现了机遇,而是要分享后面股灾发生以后我们的遭遇。2014年下半年到15年上半年市场整个往上走的时候,,我们的规模起得非常快,很快到50亿,对于一个私募来说,已经过了生死线了,同时,我们庆幸的是市场快速上涨的过程中,我们早期的组合里重仓了西部证券,大家知道西部证券当时是25.52的价格获配,最高涨到近83,我们是1:2的杠杆,其中最高的产品劣后浮盈是7倍多,多数产品劣后浮盈在2-4倍之间。2015年的5月底,我和几个合伙人,在新疆喀纳斯湖边休假,当时梦想着按照如此高的浮盈计提业绩报酬就可以财务自由了。


但是6月份市场开始急转直下,杠杆的好处是往上走的时候,你的浮盈非常好,但往下走杀伤力也是更可怕,所以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经历这么大杠杆加股灾的风险。当市场跌破3000点往下在走的过程中,我们产品的劣后浮盈由七倍慢慢变成两倍,变成一倍。跌到2638的时候,如果再往下跌200点,我们所有大部分产品要面临补仓,因为银行是无风险收益的。所以我们总结了经验,跟银行做生意一定要多一份谨慎。银行不会冒险,你该补仓时,他会毫不客气地要求你补仓,如果不补仓怎么办?劣后资产全没收。所以当时对我来说挑战是非常大。有些人说2638,这不就是底部吗?但在当时的市场中,我们是不能预知后边怎么走的,如果市场跌到2000点,我们所有的劣后全部爆仓,所以那个时候的压力异常大。2015年的7、8月份,天气是非常热的,我浑身起痱子,精神压力极大,在那个时候我们每天晚上都盼着救市政策的出现,非常痛苦,这种内心的煎熬是一生不想经历第二次的,后来随着救市的出现,市场开始反弹,我们大部分的产品带着浮盈平稳着陆了,市场转向和高杠杆杀伤力,对我整个的人生是很好的经验的积累。痛定思痛,我们现在在做PE、VC项目的时候,我们投资总监说这个项目可以搏一下,我就告诉他必须毙掉,不去冒险。之后我在思考,未来我们能够去做一个长久的事情,而不是利用定增的这种制度套利。


2015年下半年开始,定增市场的套利空间越来越小,16年上半年出台了减持新规,拉长了定增票的减持周期,年化收益降低。定增比较简单,我们只要把票的逻辑研究清楚,借通道打票就可以,打完以后我们就等着减持,中间束手无策,获利安全垫不够很难扛过市场的大幅波动。



我在思考如何让公司做得更长久,让客户的持仓在进入二级市场之前就已经有了很好的安全垫,所以我们将投资阶段从定增逐步移到PE或VC阶段。那么这个时候要考虑到项目怎么来?人才团队怎么搭建?募资如何解决?


一级市场,有三项核心的能力,第一:优质项目获取。大家知道80%的项目优质项目集中在20%头部机构,所以优质项目的获取能力是非常重要的。第二:募资,一级市场项目的投资周期很长,如何做好投资者教育,筛选优质客户,完成募资同样重要。第三:项目筛选和投后管理:如何从众多优质项目中筛选出符合自己LP的项目,如何去做好风控?如何完成投后对被投的企业进行赋能,这都是非常重要的能力。



这三年多的时间,第一:在项目获取上,我们基本上完成了跟近100头部机构或者有核心项目获取能力的机构之间的关系建立及不同程度的合作。第二:我们投的很多项目是PE阶段的项目,所以企业的合规性是非常重要。我自己在定增业务上获得的一些物质上的积累,大多数用于烧钱养股权投资团队。我们在知名的券商挖了两名知名保荐代表人,专门负责审核我们投资的企业合规性;同时我们从产业端挖掘了六位产业从业者,他们都对各自负责领域产业公司的技术是非常了解的;另外有两名注册会计师,两位博士后,一位博士构成的投行和研究团队。在资金的募集端,我们也是吸引了很多重磅市场人才做区域的负责人。



我们的整个的项目运作,首先,要解决好项目源头。做PE、VC无非两种出身,第一要么投资或者投行出身,他们的难题是有项目找不到资金。要么是市场出身的,他的难题是有资金找不到项目。所以我们要把这资金端、项目端做很好的匹配。


第一:关于项目的来源,以杨博为主的研究团队,从产业端来挖掘整个细分行业,细分赛道上的龙头,我们通过投行来寻找投资机会。比如说我们2017年投资的司南导航,就是我们军工的负责人从产业端挖掘,我们跟踪了半年后最终完成投资。


第二:通过我们自己的保荐代表人,他们的人脉圈子,现在有30多个知名保代给我们提供项目,有些保荐项目在临门一脚时,有些合规性的问题需要解决,或者需要引进战略投资者,那么这就产生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


第三:刚才讲了,跟这些一线的PE机构抱团跟投。我们在2018年基本上看了将近300个项目,我们投行团队主要负责整个项目上市整体的合规性,我们研究团队主要从行业的角度来看企业成长性和企业的技术实力,我们财务团队主要审核财务的合规性。


其次,在募资端,我们主要的LP是大型的民营企业、地方国企、超高净值的个人客户,我们超高净值的个人是单笔在单个项目上投资在500万、1000万甚至3000万。另外,我们在2018年已经和第三方代销机构开展项目代销合作了。



目前我们以上海为总部,在西安、新疆建立两个子公司,在香港设立子公司云泽国际主要是负责对外的美金业务。我们在江苏和成都设立办事处,2019年我们会在北京设立第二总部,2019年也会有两位管理合伙人的加盟。



目前我们直接/间接管理的合伙企业超过20个,我们的管理规模突破30亿。在2018年我们的奇虎360、迈瑞医疗、有棵树上市。在2019年我们会有4-5家公司上市:博纳影业已排深交所中小板32位,中科海迅是我们从产业端挖掘的项目,目前浮盈8到10倍左右,已排在深交所创业板85位。罗欣药业和软通动力正在准备借壳,哈工大机器人集团采用A+H股方式上市,A股积极报科创板。微众银行可能下半年会递交材料,这是我们目前的项目退出阶段的进展情况。



未来的业务延伸,我们会围绕产业端不断的去深耕细作,第一个重点服务我们已经投资的上市公司,或者是为未上市的被投公司在产业端去做企业并购。比如说罗欣药业这个项目,我们一共投资超过两亿元,现在我们帮它在医药上下游去做并购。另外我们也帮西部的一些上市公司在沿海去寻找合适标的,这是我们在企业并购方向的延伸。


在我们起家的定增业务上,后期的定增套利越来越小,所以我们未来会围绕我们被投企业上市以后的定增,深度参与。我们也会布局二级市场,未来我们也会请知名基金经理,在一级市场我们投了的企业上市以后,做它的市值管理,然后帮它收购优质的资产,形成一二级联动。这是我们在二级市场方向的延伸。



关于未来,大家都说2018年是资本市场的寒冬,我很认可这句话,每年都是最艰难的一年, 2018年会是过去十年最艰难的一年,但是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18年整个一级市场遇到了寒冬,我们看到资管新规出台以后,银行的理财资金都无法按照原有的方式直接进入一级市场。2017年,说实话由于这些资金的干扰,很多企业本来15倍PE可以投进去的,但最后20倍、25倍不断地抬价,很多项目估值高的无法下手,以至于我们在17年前十个月控制了节奏,一个企业都没投,全年也只投了一个企业。


但是2019年对我们这一类不依托银行资金的机构来说是机遇。我们的募资依然延续我们之前的直销打法,企业的估值下降有个滞后性,会由二级市场传导到一级市场。现在的企业的融资估值已经开始逐步往下降,我们看到之前有些企业质的不错,但就是估值太贵,之前老板要15亿的估值,现在10亿也可以谈,所以这就是机遇。


科创板的推出这是志在必得的,但是现在很多股权项目,要技术没技术、要盈利没盈利,都鼓吹要报科创板。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2016年我们当时看了很多项目,都说要报战略新兴板,我们还是严格按照以前的标准来去选择项目,后来战略新兴板夭折了,很多企业也死掉了,一些投资机构也折在其中了。现在也是如此,打着登陆科创板旗号的企业有1000多家,首批上的企业可能就30-50家,这30-50家一定是非常有竞争力的企业,无论是技术还是业绩。所以我们在座的公募同仁,如果公司没有布局科创板的基金可以尝试去报,预期的业绩一定会非常漂亮。

 

对创投项目而言,科创板的推出,退出机会更多了。我们目前有3家被投企业正在积极准备科创板,当然科创板的不利的地方是会带动二级市场的估值中枢进一步下行。A股市场一定会向港股靠拢,有技术有业绩的公司比如恒瑞医疗继续往上走,很多原本是靠着关系上来的,没有技术和业绩的公司则会成为仙股。



创业之路是很艰难的一条路,这也需要大家裂变共生,抱团取暖,我们云泽也希望跟大家在项目上和资金投资上合作共赢。


祝大家在2019年,诸事顺利,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