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基金

【情感星语】古城鱼思 —— 李云飞

时间:2019-07-06 来源:嘉怡时尚

·《乾陵文苑》总第730期 ·

     

 

  

古城鱼思

文|李云飞


    


偶得半日闲散时光,趁着寒意未深,正好出去走走,算作对一周紧张工作的犒赏。可是去哪里呢?这又是一个问题。自己虽是陕西人,可对于省会西安,确并非十分熟悉,若说是有所熟悉的话,那也只是从文字上得来的印象。自今年六月作别河北以来,已近半年,这半年虽不是快若闪电,却也是匆匆,如今就着半日闲散,回想起来,多少也有些慨然。往事如云,聚散无常,西安之驻已然确乎,然而始终未能亲近这座古城。于是趁着半日清闲,信意而行,浪迹古城……


星期三的街头,依旧车水马龙,行人匆匆,目之所及,一派都市气象。曾与学生在操场谈到过都市与乡下的夜空之别,我说乡下的夜空来的低,来得幽,来得繁星点点,更符合夜的形象与气质;她说城市的灯火遮住了星光,城市的楼层顶高了夜空。现在站在午后的日光里,看着眼前的境况,便觉得不止夜空,就连白天,这城市与乡下也是有极大的不同。路边不远处公交站牌边有张条椅,走过去坐下,翘起二郎腿,手交叉着置于膝头,目光投向每一位从眼前经过的人的脸上:所有的老人都是花白头发,神情慈祥;所有中年都是行色匆匆,表情木然;所有的情侣都是卿卿我我,笑脸灿烂——不独这座城,所有的城都是这样,这是典型的中国式的形象。


从陕西到河北,从保定到西安,也许变化了的仅仅是经纬度确定的地表位置,这所有的中国的城,都有一个通用的名,叫做都市,而生活在都市里的人,都被叫做生存的笔描绘成了相同的轮廓,让人更为称奇的是,竟连神情都如出一辙。本想通过西安的人来认识西安,却没想到看到的还是那个半年前做别的保定。


既然观察行人所获无多,再坐下去,也就只能是免费的马路吸尘器了。起身站定,伸了个懒腰,突然看到马路对面有个电动三轮车,它的车厢里全是黑色红色或金色的鱼,生怕三轮车开走,于是箭步而行,穿过马路,来到车旁。是一个卖水族的小贩,车上除了鲤鱼,还有小小的乌龟。阳光斜来,满车的金鱼,尾动清波,泛起层层光影,投在我的脸上,那鱼鳞折射出的日光,在一个机缘巧合下,会闪到眼睛。古人曾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那么眼前这一车的鱼儿,不都是一个个智慧超群的贤才了吗?不然它们怎会如此乐水,竟至于生死相依!不觉又想起庄周于友人在鱼池边的诡谲之辩和“鲤鱼跃龙门”的典故来,不觉更为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而折服了。问了问摊主价格,得知一元一条,于是便要了四条,外带鱼缸和鱼食,总共花去十二块钱。手里举着鱼缸,原本计划的随意走走便只好作罢。


回到办公室,将鱼缸安置在办公桌上,几次调整,最终才确定了位置——办公桌左上角向右约摸十五厘米的地方。挨着鱼缸的是我一月多前移植的一瓶绿萝。于是鱼红萝绿,相映成趣,在我的小小的单调的办公桌的角落,自成风景,增添无限韵致与乐趣。后来同事说鱼缸太小,氧气不足,四条鱼最后便被我分开,桌角的浴缸里,留了一条红鲤,其它三条(两红一金),被我安顿在了一个蓝色的塑料盆里,盆就放在我座位边上。


此后的日子便有了事情可做,每天于上完课后,总要用五六分钟的时间来观鱼,看着它们悠闲漂游,工作的压力顿时消散许多。每天早上第二节课间我会准时给鱼儿换水,写成了我一天中除了上课之外的最有仪式感和意义的工作:先是把鱼缸里那条鱼和水一起倒进大盆,然后往鱼缸里注入新水,再把大盆里的水倒去三分之二,然后伸手进去捉鱼,一条条把它们放进鱼缸,最后倒掉盆里剩下的三分之一的旧水,重新注满,然后将三条鱼重新放入,到此换水工作才算结束。喂食也是件不错的事情,两个手指拈出一点鱼食,轻轻撒入水中,然后就仔细的观察它们进食。通过我的观察,我发现鱼儿进食分为三步:第一先确定食物的位置,第二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食物,第三张口吞噬。我最喜欢第二步,一条条鱼就像一支支离弦之箭般,极速且径直的指向猎物,这个过程可以看出这小小的生命所蕴藏的巨大的能量与力度,这不能不让人赞叹。最后,我还发现了一个亘古不变的定理,那就是没有天生的胖子,每一个胖子都是天生的吃货。最初盆里的三条鱼体型都是一般,可是后来,其中一条逐渐脱颖而出,它的体型一日日壮硕起来,而后在撒下鱼食后,我便更加留心它的举动,果然如我所料,它是最能吃的一个,一个天生的吃货。


不知不觉,鱼们与我已度过了半月时光,我们彼此也都适应且享受了生命里有对方的存在。可大前天一早,我刚进办公室,打完卡,坐下后,突然就被眼前的景象楞住了:办公桌上鱼缸里的那条小红鱼,它的身子已经侧着浮在了水上,它的尾鳍很久才会微弱的摆动一下,仿佛在挣扎着翻身,却也于事无补。我知道,它就要死了,于是我的心里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把下颌贴在桌面上,使眼睛可以平视鱼缸,小红鱼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心绪,我确信它是感觉到了,虽然都说鱼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可我与它有半个月的朝夕相处,别说对彼此的外貌,就是气味,也该是极熟悉了,不然它怎会突然间拼命的摆尾,以至于有那么短暂的几秒钟恢复了正常的姿势?那分明是它知道了我心里的难过,想要用尽生命的最后一丝气力给我一个极其短暂的善意的谎言,使我可以在它离去时有片刻的安慰。这也许是它能为我做的最后的事情了。此刻我再也忍不住,泪水如洪,夺眶而出,不能自已。这半月里,总是它为我带来欢乐,而我为它做的,却是那么的少,就是在它生命的最后时刻,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死去,束手无策,此刻作为万物的灵长的人的我,竟是如此无能,我恨我自己,也许我并不该把它们从小贩手里买过来,也许它们被别人买去也不至于如此悲哀。


我还能做些什么呢?我只能等待它彻底死去。此刻上课的铃声敲响,我只能去上课,不幸今天上午四节都有课,于是我又为我不能守候它直到生命终结而悔恨,可我无从选择。三节课间,我一句话都没有说,我还能说些什么呢?此刻,陪伴是我能给它的最好的安慰。第四节课后,我几乎是冲进办公室,可还是晚了,小红鱼死了,它的浮在水面上的平躺着的身子的尾鳍不再摇动,它真的死了,我没有流泪,因为我知道,它解脱了。在它活着的时候,它用它全部的生命为我带来欢乐,可正因为如此,我更加不能原谅我自己。作为最后的诀别,我用手机搜了一首《往生咒》,静静地办公室里,我和佛经送别一个生命的离去。泪水,还是模糊了双眼,自此之后,我的办公桌的原来盛小红鱼的玻璃缸里,插上了几株绿萝,鱼缸变成了花盆,是因为一个逝去而不能再回的无辜灵魂。


其它三条鱼儿现下还过得尚好,我只能不断祈祷,希望它们可以永生永好。



 

作者简介:李云飞,字子谦,乾县人。中国青年诗文精选集刊签约作家,保定传统文化联盟会员。擅长散文创作,文笔细腻,情感真挚。

【作者作品】
槐花开时忆正浓     
红尘里最高的佛   

 

总顾问:杨争光

主  编:李 夏  

编  委: 袁富民    崔岳   王荣君   李木子

法律顾问: 李木子

《乾陵文苑》投稿须知

投稿作品:散文、诗歌(最少3首)、小说、书画。作品须为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投稿邮箱:1504640383@qq.com ,稿件10日未刊用,请自行处理。

关于稿费:赞赏金的一部分作为稿费,以微信红包形式发放。赞赏5元以下不予发放,留作平台维护费用。投稿作者加微信1504640383以便联系。

关于版权:发表在《乾陵文苑》平台上的文章,任何人不得在任何公众号或媒体上擅自刊载,违者必究。

“人世间”征文排名

河东,河西 —— 李木子(1)

母 亲   ——   陈 君(2)

倒下的青山   ——   袁富民(3)

秋天早晨的老人   ——    李木子(4)

昨夜我又梦见你了  ——    张建党(5)

送儿桂林把书读  ——   梁卫峰(6)

划破心灵的痛   ——   党秀梅(7)

从农民到“影帝”  ——   张建党(8)

红武他妈   ——   王丙权(9)

军训事记   ——   张佳辉(10)


本平台文章图片未声明均来自网络,感谢原创作者。

本平台文章为平台作者观点,不代表 《乾陵文苑》平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