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基金

【荷塘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

时间:2019-12-09 来源:嘉怡时尚

 

桃花依旧笑春风

文||杨柳飘飘

 

 

     一
  阳光透过窗帘射到了脸上,桃花就着这种暖睁开了慵懒的眼睛。丈夫和儿子已经上班了,偌大的屋里只有她一个人,有些空寂,她慢腾腾地起床洗漱,又一天无聊的日子开始了。
  走进厨房,碗里已经放好了牛奶,旁边是切好了的饼子。她把碗放进微波炉,一分钟牛奶就好了。拿出碗来有点烫手,但她还是三下五除二吃完了。她现在吃饭的速度很快,每次都这样。解决了早饭后她把碗顺手一丢,她好久都没有洗过碗了。
  她走进了客厅,来来回回地在客厅里走着,不知要做什么好。这时,她看到阳台上的君子兰开了,冬青的叶子青翠欲滴。她兴奋了起来,她从小就爱花,只要是花她都喜欢,终于可以干点事情了。
  她返身进了厨房找了一个盆接了满满一盆水,端进了客厅开始浇花。当她把水倒进花盆的瞬间,她知道又闯祸了,因为水顺着花盆全流到了地板上,还带出了花盆里的泥土。看着地板上横流的水,她不知所措,突然想起去卫生间找拖布。她拿起拖布慌乱地拖着,反而横一道竖一道出现了一些泥渍。她更加卖力地擦着,但越擦越脏,最后她筋疲力尽地随手扔下拖布跳上了沙发。
  盘腿坐在了沙发上,她又不知所为了。看到电视遥控器,她又兴奋了起来。开了电视,她不停地变换着频道,因为所有的节目于她而言都没有吸引力。
  看了会电视她觉着没有意思了,于是走进卫生间对着镜子打扮起来。
  她重新梳了头发,又重新擦了一遍擦脸油,描了眉,涂了口红,对着镜子开心地笑了起来。镜子里的她唇红齿白,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看着依然清秀的脸,她开口唱起“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歌,每次一开口都会是这一句,因为在她的并不十分清楚的意识里,始终有那样明艳的一幅画,美丽着她混乱的梦……  

  二
  四月桃花开了,福来沿着那条熟悉的小路慢悠悠地走着。路边桃花开得很热闹,那嫣红的色彩,那细碎的新绿,氤氲着他的眼眸。孑行在这熟悉的场景里,那人那景又清晰地浮现在了眼前……
  二十多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清晨,他从老家回单位途径这里,眼前突然一亮,一个身着白风衣的女子沐着朝阳站在一棵桃树下。那白白嫩嫩的胳膊就好像一掐就会出水一样,两只大眼闪着清纯的光,朝阳斜照在她的脸上,镀上了一层红晕,“人面桃花相映红”好像是专门为她而写的,他的心莫名就悸动起来……
  “姑娘,你在看桃花啊?”他忐忑地送出一句。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听到这句话,他的心仿佛被蛰了一下,那声音清脆悦耳。
  “是啊,这里只有我们俩啊!”他的口吻轻松愉悦。
  姑娘笑着说:“也是啊!”接着问:“你也是看风景吗?”
  “不是,我路过。”他轻声说道,接着问:“每周一我都会从这里路过,我还能看到你吗?”
  姑娘听了,微微一笑,“如果有缘,我想可以的。”说完,转身就走了。
  他看着那远去的娉娉婷婷的身影,有些痴了。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姑娘……”他突然放声歌唱,那浑厚而有磁性的声音钻入了姑娘的耳膜,她转身对着他宛然一笑。
  那一笑,灿烂如花,他的心醉了……

  三
  从此,每周一他都会从这里路过,而她也会在这里看风景。
  这天,他笑着问:“桃花姑娘,不知芳名是?”
  她听了,睁大了双眼,“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他笑道:“我会算的。”
  “不相信,怎么可能?告诉我,你是从哪里知道我名字的?”
  “看你如桃花一样漂亮,我随口叫的啊!”
  听了他的话,一朵红云飞上了她的脸颊,低着头羞涩地说:“就你会说话……”
  接下来他和她开始攀谈起来,知道了她在县上某个令人羡慕的单位工作。她喜欢唱歌,音色甜美,是单位的文艺骨干。或许就是因为自己名字叫桃花,所以她非常喜欢桃花。这条小路旁有很多桃树,每当桃花盛开的时候,她都会来这里看看。
  桃花知道了他叫福来,是个乡村教师。她仔细地打量着他,个子不高,温文儒雅,浑身上下透着一种质朴,看着让人踏实。
  其实,第一次听到他的歌声,她的芳心就有些萌动了。
  自从认识了他,桃花的日子里就多了一个词:等待。每周六都会站在宿舍窗前等他,每次都要等到眼睛酸涩。当他骑着自行车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她顿时两眼放光、心花怒放……
  不久后,他们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喜结连理。
  桃花自小生活在省城条件优越,加上她最小,哥哥姐姐们都宠着她,所以她不会做家务,家务都由福来在做。桃花很温柔,每次看着福来忙前忙后地做饭、洗衣服,她总是跟在他身后一会给他一个热吻,一会给他嘴里含一块糖,一会给他倒一杯香茶……  

       四
  跟所有结婚的夫妻一样,一年后他们有了儿子,白白胖胖的,眉宇间有福来的儒雅,也有桃花的清秀,两个人欢喜极了。从此,他们开始在奶瓶尿布中忙活着。
  “桃花,孩子要吃奶了!”
  “桃花,孩子拉了!”
   ……
  桃花常常在丈夫的喊声里忙忙碌碌的,虽然很忙碌,但看着孩子她心满意足,那笑容纯洁的像个孩子。
  转眼间孩子一岁了,忙于工作的他们决定让奶奶带孩子。
  孩子走了,桃花突然觉得空落落的,丈夫周末菜回来一次,从忙忙碌碌到突然的轻松,她觉得无聊极了,于是就报了一个合唱团晚班去唱歌,福来知道后说:“这样也好,免得你一个人寂寞。”桃花听着开心极了。
  桃花本来声音甜美,加上她漂亮的容貌,在合唱团很快成为了骨干。团里有个叫小于的男人天天围着她转,开始是有意无意地跟她说话,后来晚班结束时,他很体贴地要送她回家。这个小于,长得高高大大的,一表人才,因为对桃花关怀备至,桃花对他也有了好感。桃花本来就是个很单纯的女子,没有想那么多,所以天天晚上小于都会送她到家门口。
  有天晚上,跟平时一样,小于送桃花到了家门口,桃花正想说再见,小于说:“我送你这么长时间了,你从来没有请我去家里坐坐,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桃花想想,“也是,人家做了这么久的保镖,进家喝杯茶也是应该的。”于是,她请小于进了家门。她倒了一杯水递给小于,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小于没有接住杯子,却握住了她的手。她慌乱地想抽出手,但小于的手像个钳子一样紧紧握着她的手不放,随即将她推倒在沙发上。她拼命挣扎,想大声呼喊,但想到孩子丈夫没有叫出声。
  恰在此时福来回来了,当他看到两个人衣服凌乱的时候,血冲上了脑门,他大叫一声“你这对不要脸的,竟干出这样的龌龊事情!”
  小于一看不好抽身跑出了屋子,福来不管不顾地冲上前去,对着桃花就是一顿拳头,之后跑出了屋子,他想不到在他心里单纯善良的桃花竟会做出这样的事,愤怒、伤心吞噬了他,他跑到一个小饭馆,喝得不省人事……
  桃花看着福来冲出门的身影,突然大叫了一声,羞辱、悔恨将她吞噬了,她红着眼睛开始撕扯自己的头发,嘴里不停地叫骂“混蛋!混蛋!”她撕扯着、叫骂着,最后精疲力尽地蜷缩在屋角睡着了。
  福来被朋友送回家后,醉眼朦胧的他看到桃花头发散乱披着,脸上青一道紫一道布满了抓痕,泪痕处还挂着泪珠,他的心痛了,走上前去想扶她起来,但桃花惊醒后,圆睁着双眼,对他又撕又打又哭又骂,嘴里不停地叫着,“出去!出去!”福来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就这样,那晚桃花哭着叫着闹了一晚,最后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
  第二天她眼睛呆滞,说话前言不搭后语,一个人嘟嘟囔囔自言自语。看着她这个样子,福来心痛不已,这还是我那个纯洁漂亮的桃花吗?
  桃花被诊断为突发性精神分裂症,自此她不能上班了。  

  五
  福来一直都不清楚,那晚到底是桃花自愿还是那人强迫?每每想起,他的心就像针扎一样,这样的感觉每天撕咬着他,令他痛苦不堪。
  桃花自此啥也不能做了,生活的所有担子都压在了福来身上,除了做饭、洗衣外,他还要看着桃花吃饭。从那以后桃花吃饭不知道饥饱,有时候喜欢吃的东西就狠命地吃。最难堪的是,她每次大姨妈来了也不知道,常常把床单染成了大红。有时候她会把整包纸都垫上了,完了,随地一扔,让福来好一顿收拾。开始,福来还好言好语哄着她,但这样的次数多了,他也就没有好声气了,一边收拾着,一边斥责着。桃花红着脸怯怯地看着他,福来眉眼间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清纯的姑娘,看到这样的眼神,他的心又软了。
  后来孩子要上学了,福来就把孩子接回了他所在镇的小学一年级上学。
  福来又当爹又当娘,还要照顾桃花,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几年。

  六
  有一天福来去送孩子,遇到了孩子的班主任赵老师,赵老师好像知道一些他的故事,所以对孩子很是照顾。每次他去晚了,孩子就在她办公室等他。
  随着接触时间的增加,他发现赵老师为人和蔼很会关心人。他去接孩子的时候,她已经给孩子买了饭,孩子在她那里吃得很香。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福来心里总会涌动着一种温暖很感激。
  随着了解的深入,福来知道赵老师也有一段辛酸的往事。她的丈夫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她也是一个人带着孩子,孩子比他的孩子小三岁。赵老师细心体贴照顾他的孩子,让他找到了一种家的感觉,他与赵老师成为了最亲密的朋友。
  之后,赵老师成了福来家的常客,帮他做家务,帮他带孩子,两个孩子也成了好朋友,一起玩得很开心,家也好像有了一点点生气。
  有一天,福来看着赵老师忙忙碌碌地干这干那,心里突然想,如果桃花有一天突然好起来,会不会吃赵老师的醋呢?随即看看呆呆地看着他们的桃花,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个希望很渺小。
  一天,赵老师又来家里了。看着赵老师忙忙碌碌地做着家务,突然桃花跑了过去,揪着赵老师的衣服大声喊道:“出去,出去,这是我的家!”那一刻,她俨然是一个思维正常的女人。赵老师被桃花揪着拉到了门口,她不知道桃花哪来的那么大力气,弄得她满脸通红,她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福来看着桃花这个样子,心想,难道桃花好转了吗?
  福来说得没错,桃花在福来这些年的照顾下精神忧郁慢慢好转了,她不会突然发脾气,但依然会自言自语。她开始学着自己吃饭,有时候福来下班回来还会看到她在厨房洗菜。当然,菜没有洗出来,地上倒弄了很多水。看着桃花这个样子,福来的心里的那种柔软又被触到了,眼里的液体不由地流出来,流到嘴里,涩涩的……
  此后赵老师很少来家里了,但福来会去找她,因为这些年他已经习惯了跟她说心里话的感觉,突然看不到她,心里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二十多年过去了,赵老师依然单身,福来依然悉心照顾着桃花,他们依然无话不说。 

  七
  也不知从啥时候开始,桃花的话多了,而且很会说话,大道理说得一套一套的,不知道情况的人根本就看不出她有啥不正常。
  福来看到桃花恢复成这样,心里轻松了不少,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每次出去吃饭都要带着桃花,虽然她吃东西还是那样着急,但他会细声慢语地说:“你慢点吃哦!”桃花听了,红着脸连连点头。
  他欣喜地想,说不定那天桃花就会完全好起来了。
  春天来了,桃花开了,福来轻轻地嗅着桃花的清香,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清晨,又看到了桃花白衣飘飘的样子。他轻吟着“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接着又放声歌唱,“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姑娘……”歌声传得很远很远……

荷风千举夜朦胧,塘边写意醉清风,月笼深夏识墨趣,色香文字入画中。荷塘月色社团文友群QQ:1664557 

【作者简介】杨柳飘飘,西宁市作协会员,青海诗词学会会员,湟中县作协会员,部分作品在《青海日报》、《西海都市报》、《青海青年报》、美国《新大陆》诗刊、《词坛》、《阳城诗歌》、文学双月刊《望月》、《中旅文学》、《文学高地》等杂志发表,有作品收录于《湟中文学》《中国太湖风.“鼋渚春涛”诗歌大赛精品集》曾获得过一些奖项。

往期精彩文章,请点阅:

山野之花

怀念旧居小院

月亮情结

我和小宝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