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基金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时间:2020-01-15 来源:嘉怡时尚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作为奥斯卡最佳影片,从表演,运动,用光到配乐,《为奴十二年》无不展示出电影的力量。而这次我尝试从另一个角度,揭示本片运用的另一股电影神力——“时间”

文丨冼顺展

对于电影人来说,在忽略其对影像世界的影响的话,时间是永恒的。

但与其说是在干扰电影,不如说时间是电影的一个配件元素。

我喜欢一切进行发挥的手法,而时间在电影人手里则可以创造出一个有深度的现实世界。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为奴十二年》中的奴隶所罗门

电影的虚构特质给予时间充分的发挥空间修改一切,场景可以按不同的时间顺序排列,或者用剪辑手法将多起事件进行整合压缩。

但是,观众体验到的时间节奏却还是不变的,因为电影时间和实际时间是分裂对立的两种元素。

因此当两者融合时,时间这个元素在电影中就变得有意义起来,但对电影中时间的操控能让其穿透银幕与观众体验合二为一。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为奴十二年》

即使无形的时间在《为奴十二年》中仅仅安守其本分,但它也因其融合的时机和方式而成为了全然不同的东西。

缓慢而压抑的指导风格已经成了导演史蒂夫·麦奎因的首选,他的拍摄方式往往长时间聚焦于人或物上,从而赋予它们永恒感。

他选择保留这些时刻原本的样子,甚至赋予了细节新的意义,让原本毫无意义的场景充满了内涵。

“所以,我会置身事外去观察,去看看到底事情如何发展,就像成为环境的一部分,任由事情以自己的方式展开,你不用去操控它,只需任其自然发生,对其作出反应。”——史蒂夫·麦奎因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为奴十二年》导演史蒂夫·麦奎因

电影《为奴十二年》的拍摄思路,就是让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人性的丧失上,那些令人痛心的行为都被毫无保留地展现了出来,使观众直面残酷,却无能为力。

从艺术家的角度来说,这只是一次组合时间的小小尝试,《为奴十二年》运用了大量连续镜头,从而渗透到叙事当中,尽管它们未必能情节串联在一起,但这种叙事美学可以很好的展现所罗门的经历。

比起传统的方法,将多组镜头合并叠加在一起要高明不少。因为在真实世界里不曾被打断,观众可以对所罗门经历的世界,有一个全面的了解,与主人公感同身受。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为奴十二年》

电影镜头的残忍节奏,源于其对苦难的直视,所罗门所经历的创伤既没有被完全回避,也没有被完全的展现。

大多数场景实在是太过于残酷了,以至于观众是通过这些场景的时长来感受它的残酷的,这些镜头的长度通常在6分钟以上。

这部电影向观众传递的信息就是,在所罗门受到痛苦折磨的时候,最具破坏力的力量是时间本身。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为奴十二年》

对于所罗门而言,他唯一的愿望便是结束一切,但希望却十分渺茫,我们并不比他知道的更多,同样无法脱离这种痛苦的煎熬,他所经历的痛苦,也没有人能终止。

通过让摄像机停留在这些场景里,观众体会到了时间的流逝,理解所罗门的经历,而对时间毁灭性本质的认知则是通过简单的消减和剪辑达成。

因为对他而言,一切都好像永无止境,当他对人性彻底绝望的时候,只得静静地等待一切结束,时间消灭磨灭了一切的希望。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为奴十二年》中的长镜头场景

在《为奴十二年》中,这种拍摄手法恰当地表现了所罗门的噩梦。

时间在这里,要么扮演一个永恒的实体,或者向我们展现它无穷脆弱的一面。

当电影不再停留在某一时刻时,很多场景都向我们展示了时间的脆弱,那些希望也随之灰飞烟灭。

当我们认为可以做些什么去改变现状的时候,镜头一转,太迟了。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为奴十二年》

这种剪辑手法是将时间压缩,而不是延长,哪怕是一时从痛苦中解脱这样的想法都破灭了。

在镜头连续不断的切换下,所罗门的自由越来越少。

快速前进的时间将观众迅速带入新事件,而在观众和所罗门还没能窥得命运一切之前,他就被扔进了一个更加悲惨的新世界。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为奴十二年》

从一个场景到下一个场景用了多长时间?我们不知道,因为时间是故事的中心组成部分,它告诉观众现在是什么年代以及过去了多久,但都没有明确说明。

我们从一个场景切换到另一个场景不带任何提示,定场镜头和过渡镜头的缺失增加了时间的脆弱感,因为这些事情都发生在观众毫无防备的转瞬之间,所以这种剪辑也展现了所罗门对他身上所发生的事情毫无掌控之力。

比如所罗门刚到种植园,这种变化可以更平缓,但观众最终却像他一样被扔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里。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所罗门刚到种植园时

跟所罗门一样,我们不知道这个新世界的规则,更不知道他是否可以生存下来,因为眨眼之间,镜头一转,一切都将改变,而且比先前更加暴力。

这一系列事件让观众跟随所罗门的视角,经历他所经历的,并对这一切进行反思,感同身受般与他一起在逆境中为目标而努力。

因为每时每刻所罗门都在寻找活下去的方法,所以每当他失去自由,对生活愈发绝望时,这些苦难就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为奴十二年》

随着电影渐进,所罗门在电影里几乎没有以自由人的身份活过,尽管他在人生的大部分时光里是自由的,电影并没有展现他的自由人生活。

他的经历越恐怖,观众就越需要忍受,尽管每一秒的流逝都让所罗门更接近自由,电影却显示他的人性逐渐被剥离。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法鲨”与史蒂夫·麦奎因

麦奎因的电影制作风格是让其中的重大事件自然呈现,除非有必要不作打扰。

你知道,当我在听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我不会起身在屋里四处走动,或者离他们更近,我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听着。——史蒂夫·麦奎因

在电影《为奴十二年》里,时间被延长和压缩,体现了时间的本质,这不仅体现在当下,也体现在当下与其他时间的交互之中,它向我们展现了时间腐蚀人的一面。

而你也将通过对比发现它们所产生的不同效果,剪辑师乔·沃克用蒙太奇来贯穿全场景,它需要的是在同一事件背景下,在相邻场景中压缩或延伸时间。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所罗门被私刑

比如电影里的行刑场景,我们会发现,从私刑的临近到上吊,它在93秒内用了23个镜头,时间被残暴的压缩以至于从私刑前到私刑中,给予观众的视觉信息少之又少。

时间进展的飞快,许多镜头都不到3秒,这就像所罗门狂乱内心的写照,快速的镜头组合让观众无法判断事情到底有多严重,但在到了第24个镜头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这个(如下图)。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所罗门被私刑(长镜头)

一个长达86秒的无声镜头,它用一个完全静止的广角镜头展现了一个悲壮而惨淡的濒死生命。

这个镜头的长度几乎有前面23个镜头那么长,而之后,导演又用了8个平均长度达到11秒的镜头来呈现这一吊刑,直到他被自己的主人放下。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所罗门被吊刑

时间被如此的压缩,以至于我们在他被救下时都没有如释重负之感。

这就是布局,一种将时间的快速爆发与宏大结构相结合的方法,它可以使这两者相互呼应。

场景中的布局便是知道什么时候放,什么时候收,所以最重要的场景才可以发挥它的全部功效。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为奴十二年》

如果电影片段中的所有镜头都太长,那么每一个镜头都会因为过于饱满而丧失了它的作用,因为不是每一个场景都值得这么久的时间。

同时,如果这个场景需要不断的切入新的角度或时间点,这一个整个片段就会被挤占的没有任何的发挥空间,它需要喘息的机会才能在画面中传递情感。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为奴十二年》

而关于场景中变幻的时间,它不仅仅只是改变表面上的东西,它也会对周遭事物产生重大的影响。

正是扩展和压缩时间,才得以创造出这些经典镜头的内在力量。

在《为奴十二年》中,时间展现了它的本质,时间是珍贵的,但它要么是被虚度,要么就是得不到重视。

时间对于所罗门和我们而言都是相对的,我们要去尝试将这些时间碎片拼凑起来完成故事,不仅仅根据情节的串联,而是从更宏观的角度去体会每一个人物的感受,这正是这部电影的精华。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

《为奴十二年》

用所罗门的经历, 来讲述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苦痛故事,并希望透过时间让观众有所感悟。

通过时间,我们感受到所罗门的焦虑,并在残酷的时间里感受到他的失落和痛苦。

我们在其中经历了无尽的等待和不断流失的希望,因此,尽管我们永远无法完全理解,但电影的目的就是利用一切方式去传达这些感受。

所以对我们而言,时间可能不曾改变,但通过电影,观众可以在彼此的注视中一同经历这一时刻。

● 本文原创首发于今日头条

以《为奴十二年》为例谈电影中的时间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