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视频

影视娱乐|还记得那些迪士尼的公主嘛

时间:2019-06-27 来源:嘉怡时尚

影视娱乐


快来看看这是谁

      谁也不会想到《无敌破坏王2》里,竟能看到所有迪士尼公主。她们风姿绰约,各成一派,不但优雅端庄,自黑起来也是毫不留情。简直人间瑰宝,即便是动画,也难掩发散的魅力。

      试问哪个女孩不曾幻想成为公主?也难怪曾几何时,点亮无数孩子幻想的她们,亦如今天的漫威宇宙,是迪士尼炙手可热的IP。

      时光荏苒,孩子们长大了一波又一波,公主也越来越多。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那些经典人物吧。


传说中的傻白甜公主

      1920年,美国第一波女权运动落下帷幕,女人终于有了选举权,社会上女性意识觉醒。

      没多久,来自纽约的费雪工作室创造了一个努力工作,独立自主的女性卡通角色——贝蒂娃娃。其备受推崇,很快成为首个风靡银幕的女性卡通形象,风头甚至不输当日如日中天的米老鼠。三年后,《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问世,迪士尼公主鼻祖诞生,成就了影史第一部动画长片。

      不过,白雪公主身上毫无女权特征,甚至有点“无脑”。正是她无论敌我,全是朋友的“缺心眼人道主义”,才招致了后面的杀身祸端,俨然一个傻白甜花瓶。

      动画上映后口碑两极,喜欢的大都是男性观众,争议的同时也带来了丰厚票房。

多种族公主

      第二波女权运动伴随各种民权运动进行,持续到80年代末。而30多年过去,迪士尼前后历经创始人病逝,动画品质下滑的多重打击,急需一部作品来打开局面。于是,管理层又把目光瞄准了公主,这次找的是《安徒生童话》里另一位公主爱丽儿。

      1989年《小美人鱼》上映,赶上女权运动尾巴,爱丽儿也算有了点儿独立的影子,为爱情主动离家出走,喝下魔药。

      1991年《美女与野兽》里的贝儿则更甚,不仅是村里唯一读书的女性,只要感觉对了,不在乎对方是野兽。

      不过,第二代公主们虽然展现了种族团结,对女权的声诉却仍有一定的局限性。爱丽儿喝下魔药,茉莉缠斗国师,又或是木兰相亲不得替父从军,她们反抗的原因是对现状爱情的不满。

      故事主线也无非是囿于爱情的公主最后又回归爱情,始终未能逃离婚姻和家庭的束缚。

      第二代公主无不流于此,纵然是征战沙场的木兰,最后也不得不屈从于族规嫁作人妇,而新时代的女权,取悦的是自己,讲究男女平等,抛开对男权的附庸。

      所以,第三代公主们开始走上舞台。

新女性公主

      2010年的《魔发奇缘》,主线是长发公主对自己身份的发现之旅,爱情只是副线,甚至没有王子,只有一个英俊的飞贼。

      《冰雪奇缘》更加夸张,讲述两位公主消融隔阂之余,还让王子成了唯一的反派。尤其是艾尔莎,不像是公主,俨然是女王,没有爱情,依旧潇洒。

      至于到最后一位公主登场的《海洋奇缘》里,通篇没有男人,只有一个粗犷的半神毛伊,爱情线也被彻底删去。而莫阿娜那句“我不是公主”,无疑说出第三代公主们的心声。

这些颇具新时代女性范儿的公主,将美发挥到了极值。

      《无敌破坏王2》中公主们齐聚一堂,动画技术的革新让她们愈发光彩动人。不过,真正迷人的是骨子里的独立精神,张扬个性,自黑时的睿智和洒脱。这是迪士尼创造公主的灯塔,也是公主们芳华永驻的秘密。

      每位女性都值得尊重,以前的每一种女权流派思想都有一定的背景。她们不是毫无意义,女权从来不是要创造同一种女性。而是所有女性都有选择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的权利。

      不是公主要消失了,而是这个时代我们对公主(完美女性)的看法改变了,且迪士尼对公主的定义一直是随之变化的。

关注北林广播,每周六下午5:25-5:55

影视娱乐与你不见不散


主播:汤圆

导播:花芽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文编辑:清欢

责任编辑:清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