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视频

【小说】 刺心 第四十章

时间:2019-08-15 来源:嘉怡时尚

点击关注月恋花,置顶或星标公众号


欢迎分享自己的故事,无论是快乐还是悲伤,是幸福还是忧愁,这里,有我们静静的陪伴与衷心的祝福。

于是微信:cdyushi

投稿信箱:yushi.me@163.com


第一章   第二章   小说 | 刺心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40

玩火终自焚


随后的几天我都去刘家找刘叔,希望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然而我却一次都没有碰着刘叔,他像是知道我的来意故意避着我。

 

贾云峰并没有把他所谓的证据痛快地给我,倒是严思怡给我送来一个U盘,向我索要了一笔我尚能承受的她的“辛苦费”。

 

我听严佳说起过,严思怡早已和家里闹翻,父母对她死了心,都不想管她。她经常找严佳借钱,严佳现在看到她比见了鬼还害怕。只怕严家还不知道严思怡吸毒的事。

 

周末,我干脆一大早往刘家赶,终于把刘叔堵在了家里,刘叔见躲不过去,便劝道:“彤彤,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去追究也没什么意义,你还是别再管了。”

 

我激动起来:“怎么会没有意义呢?刘叔,我不能让父亲的公司倒闭得不明不白!我不能让我父亲到最后还被蒙在鼓里!我更不能让那场悲剧的始作蛹者逍遥法外!这一切,我都要让肖强给我一个交待!”

 

我把带来的证据拿出来,是几段知情者的录音和翻拍成照片的手写的材料,上面留有当事人的签名和指印。

 

我想要材料的原件,可贾云峰留了一手,说只有我起诉肖强的情况下,才会直接交给法庭。我想贾云峰这样设计,一定也是挖空了心思,他的目的不过是想借我的手除掉肖强。我非常清楚,贾云峰早就有霸占强生公司的野心。

 

我把录音放给刘叔听,刘叔肯定了这些证据的真实性,但他还是提出一个疑问,事件的关键性人物,就是那个直接给车辆做手脚的修理工王国顺并不在其中,如果他不出面做证,这些证据并不具备直接的法律效力。

 

我试图说服刘叔,我一旦找到王国顺,向法院起诉肖强,到时请他勿必到庭做证。

 

刘叔担忧的劝我:“其实你爸爸临终前已知道肖强对兴晟的所为,可他为什么没有去找肖强理论呢?他是担心你和你妈,因为你爸爸知道自己患了绝症,不久于人世,而你和你妈怎么斗得过肖强?如果让你们知道这些事,他害怕肖强会对你们母女不利……”

 

刘叔忍不住哽咽:“彤彤,你不知道,你爸爸他是带着多大的冤屈走的。”

 

“爸爸……”我泣不成声,想起那段悲伤绝望的日子,全身颤栗。

 

“可是,刘叔,现在不同了,现在的朱彤不再是以前那个软弱的小孩子了,我一定要为我父亲和我们家讨回一个公道,刘叔,你一定要帮我。”我拉住刘叔的衣服,跪在他面前苦苦恳求。

 

刘婶忙把我拉起来,抹着泪安慰我:“彤彤,你别急,你刘叔他不会不管的,你让他再想想办法。”

 

刘叔苦闷地吸着烟,一口气下去,烟便燃掉半截。担忧让刘叔额上的皱纹成了深深的沟壑,他告诫我:“想告倒肖强,并不是这样简单,还需要更多的证据,肖强他知道的话,肯定也不会坐以待毙,到时候,彤彤,我们都要注意安全啊。”

 

我点点头,含着泪还是不能相信,痛苦地问:“肖强他为什么会这样对待我们家啊?他和我父亲不是从小就是很好的朋友吗?我父亲那样帮他,他怎么可以反过来害我家?为什么??”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嫉妒心作祟啊,肖强一直就暗中嫉恨你爸爸——”

 

朱家和肖家的父辈同在一家大型国企,只我爷爷是高级工程师,肖强的父亲是车间的一名普通工人,肖家出身农村,家累颇重,因为老乡的情份,又同住一个筒子楼,两家关系一直深厚。

 

肖强和我父亲从小到大都是同学,高中时代两人爱上班里的同一女生,肖强因为个性顽劣中途辍学,去了一家汽车修理厂做修理工,女孩和父亲考进同一所大学,选择了优秀的父亲,失落的肖强一气之下远走南方。

 

后来父亲和初恋的女孩没有修成正果,肖强仍耿耿于怀。父亲处处的优秀更是让他深觉压抑,他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出人头地,没想在父亲生意成功时,他再一次因为失败不得不灰溜溜回来投靠父亲。

 

“没想到他竟是这样一个心胸狭窄阴险的小人,你父亲处处帮他,不跟他计较,他却无时无刻都想着算计你父亲,他想看到你父亲的失败,想证明他才是最后的胜利者。他为了证明自己,竟不惜让你父亲和无辜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我心如刀绞,此时,我才明白了父亲临终前悲哀眼神的含义,胸中仇恨的怒火已焚干我心底的泪水。

 

刘叔担心地看着我:“彤彤,你不要太伤心了,只要刘叔能帮得上你,刘叔一定会帮。你和你爸爸一样,都是好人,你爸爸在世的时候,总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我。现在,你的处境也不顺,却还是考虑着刘叔一家人,要不是你帮着买了出租车,我们家的生活怕都成问题。”

 

刘叔说着又望望刘帅的房间,刘帅已出去跑活了。

 

刘帅刚出院的那阵,因为受了感情的刺激,脚又落下残疾,整个人自暴自弃,成天把自己关在家里,除了睡觉就是去网吧打游戏。

 

我们是同龄人,我开导过他几次,在我经济宽裕后,想法帮他筹钱买了出租车。刘帅从小就喜欢车,所以也没太为难父母,开开心心地开起出租赚钱去了。

 

为着这事,刘叔刘婶一直都感激我,说要不是因为我,刘帅只怕要变成废人了。说实话,刘叔当初那样帮着父亲,我在心里早把他们当成家人了。

 

 

然而不等我进一步行动,环宇却出事了。

 

我正加班赶案子,母亲来电话说环宇不见了,下午放学的时候没见回来,母亲去学校一路上把网吧电玩城都找过了,没见到他半个影子,学校说下午上课时还在,怀疑他是在放学的路上走失的。

 

母亲赶紧给赵茹打电话,她仍是关机,不知道在哪里鬼混。我感觉事态严重,马上报了警。

 

顾紫辰急冲冲赶过来,说是有人绑架了环宇,向他勒索五十万,他过来和我们商量要不要报警。我一下紧张起来,警都已经报了,不知这样会不会对环宇不利。

 

母亲害怕得哭起来,我也慌了神,顾紫辰安慰道:“绑匪绑架环宇来勒索我,金额不多不少定在五十万,一定是比较熟悉我们的情况,有可能还是熟人做案,你和伯母先不要太着急,我这就准备现金接人去。”

 

“这么晚了,你可不能去!”母亲慌忙拦住顾紫辰。

 

“这样很危险的,我们还是等警察来了再说吧。”我也不放心让顾紫辰这样冒然前去。

 

顾紫辰想了想:“要不这样,你们在这等警察,我去准备赎金,到时听从警察安排,确实不行,我再看情况办事。”

 

看得出顾紫辰是真的很着急,除了他所说的,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道:“那我和你一起去吧,好有个照应。”

 

顾紫辰拒绝道:“一会警察就来了,你还是留下来照顾好伯母吧。”

 

我这才注意到母亲脸上已无人色,我慌了,扶着母亲问:“妈,你没事吧?是不是心脏难受了?”母亲摇摇头,只掉泪。

 

见母亲这样的情形,虽然很担心顾紫辰,却只能放他一人走了。

 

警察赶来询问情况,确定是绑架,立即重新部署了警力。因为绑匪是跟顾紫辰联系的,警察要求顾紫辰赶紧过来会合,不得私自去接人。

 

顾紫辰提了一个沉沉的密码箱很快到了,陪着他一同来的还有公司保安部的周经理,见他安全无恙,我暗暗松了口气。

 

警方安好手机监听设备,绑匪却不再有电话打过来,时间一分一分挨到凌晨三点,电话终于响了,一个经过变声处理的低沉男声,得知顾紫辰已准备好现金,便以撕票来警告顾紫辰不得报警,他让顾紫辰等他电话通知交易地点,很快挂断了电话。

 

恐吓让在场的每个人都紧张起来。顾紫辰按警方安排,听从绑匪的指令,一人带着钱驾车去了交易地点,便衣的车远远跟在后面。看着他的车越驶越远,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天快亮的时候才得到消息,顾紫辰几经周折,换了几个交易地点后,终于让绑匪显了身,跟去的便衣截住了拿到钱想溜的绑匪。

 

是个二十出头的小混混,他招供说他只是被别人雇来取钱的,人质还在真正的主谋手上。

 

我们赶到环宇被藏匿的烂尾楼时,现场一片混乱,天已大亮,除了警察还聚集着一大群围观的路人。

 

我随周经理拨开人群挤进去,看到顾紫辰抱着环宇从没有护栏的楼梯上惊险地走下来,随后警察又拖拽着一个人出来,是个穿着碎花绿裙的胖女人。

 

我觉得有些眼熟,又挤得近了些,还没等我看清,传来环宇嚎啕大哭的声音,顾紫辰已把他抱到楼下安全的地方,他手脚并用踢打着顾紫辰,拼命地想要从顾紫辰怀里挣脱,凄厉地喊叫着妈妈。

 

周经理碰了碰我,顺着他的手指,我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一个女人悄无声息地仰天躺在肮脏粗糙的水泥地上,散乱的长发下淌出一滩骇人刺眼的血渍,灰色的粗跟凉鞋一前一后掉在脚边,身上穿着那件我熟悉的,前不久买给赵茹的蓝色细绸连身裙。


(未完待续)


- 作者 -

温柔三分,女,70后,一个爱文艺的老会计。著有长篇百合小说《刺心》、《柔情似水》。



月  恋  花




讲述与聆听我们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