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气

欧美也难逃历史周期律

时间:2019-10-18 来源:嘉怡时尚

历史周期律,是中国的教育家黄炎培在1945年提出来的概念。他主要是说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会经历兴盛和崩溃,不停的循环形成周期。他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上分配的极端不公平,会导致崩溃,然后通过激烈的博弈或者战争,把利益分配清零,重新开始运行。

很多人觉得这是中国特有的一种周期模式,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下,周期律的逻辑是否适用于全世界。我们来观察现实里的人类社会,先看看权力是实际掌握在什么人手上。

现代的社会,谁的权利大可以很直观的看到,现代现实里有钱的老板,他的权利比较大,可以指挥几千甚至几十万的员工。

我们再往前去看,在地主时代,有钱有土地的地主权利比较大,他们可以指挥几千几万的佃农和家丁。

继续往前去看,在封地时代,各地的诸侯、领主的权利比较大,因为他们掌握本区的大量土地和税收,非常有钱。可以组建大量的军队。

从这些历史和现实里可以很容易的看出来,其实权利和掌握资源的多少是密切相关的。通俗的说,就是不管什么时代,什么制度,总是越有钱的人权力越大,他能指挥的人越多。没有钱和土地的人不管他怎么闹腾或者投票,其实都指挥不了几个人,叫不动人就叫没有权利。

我们进一步来看卡,在封地时代的,有权力的王侯和领主们,只有他们才有能力组建政府,参与到王朝的政治和立法里去。没有钱的老百姓吃饭都忙不过来,没有资源也叫不到人支持,所以根本是参与不进去的。

这就导致封地时代的制度制定和立法,都掌握在这些有钱的王侯和领主们手里,他们就会制定一种对他们有利的制度和法律,比如贵族血统世袭的制度,比如等级分明的道德。这些法律和制度,只会让这些有钱人更容易滚雪球,而穷人越来越分得少。

在地主时代呢,也是一样的,这些有钱的世家地主,中小地主,都会送自己的子弟去参与科举(中国),进入朝廷去制定法律和制度。或者地主本身就是有军队的富人(欧洲),他们本身就可以参与制度和立法。比如法律会说土地权利神圣不可侵犯啊,比如宣传宗教价值观啊。这样一来,地主时代的制度又是倾向于这些有钱人滚雪球,非常不利于大多数穷人的。

再来看看大家比较熟悉的现代,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有钱有人的资本家们,还是会投入大量的资金和人脉,参与到议会、政府之中,虽然经过了很多选票的包装。但是不管穷人怎么投票,进入议会的始终是有钱人,实际制定制度和立法的,还是这些有钱有权的资本家们。他们立出来的制度和法律,比如法律神圣不可侵犯啊,比如一堆的金融大资金游戏法律啊。一样是有利于他们滚雪球,而大多数普通人越来越分得少的。

纵观这些人类历史体现出来的规律,是可以肯定的说,法律和制度是有钱人制定的。穷人从来都不能直接参与立法。法律本身就是不公平的,隐藏了大量有利于有钱人的陷阱。

当欧美的资本家们把持议会的时候,他们制定的各种利息法律,金融法律,自由兼并市场的法律,完全只是有利于有钱人滚雪球,有钱人可以在金融系统里收取大量利息,坐庄获得大笔金融收入,在市场上自由的收购大宗的产业。只要时间足够,他们就能把全社会的财富都拿完。

而且有钱人还会投入大量的资源控制媒体,雇佣大量的学者和意见领袖,宣传有利于他们的各种文化,比如法律至高无上,因为法律是他们制定的。比如尊重物权,因为他们的物权占社会的绝大多数。比如能力至上,反正谁穷谁是能力不行,要认命。

而没有钱的大多数人,看似法律也允许他们去挣钱,但是他们根本没有钱去放贷,没有钱去炒金融,也没有钱去收购大宗的产业,这就是事实上的没法享受这些法律权利。加上穷人也没有能力去引导舆论,所以也被迫的接受了资本家宣传的那套文化,迷惑在其中了。

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法律对有钱人的倾向性,大家都可以看到欧美的贫富分化程度,已经是1%占有99%了。只要法律和制度不变,这个数字还会继续恶化,未来是0.01%的富人,占有99.9%的财富,直到大多数人活不下去,走向崩溃。

但是他们的法律会不会变呢?恐怕只要还是有钱人控制议会,法律就不太可能大幅改变的,毕竟资本家们可不会主动的革自己的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