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图片

生不逢时的吴王刘濞,四十年苦心经营发动叛乱,三个月内便告破灭

时间:2019-06-29 来源:嘉怡时尚

军令如山安天下——名将周勃周亚夫父子(18)

主笔:江湖闲乐生

汉景帝三年(前154)正月,著名的“七国之乱”爆发,吴王刘濞率吴楚等七国诸侯王起兵造反,汉景帝刘启大惊,乃立刻提拔车骑将军、条侯周亚夫为太尉,任平叛总指挥,将三十六将,率汉军主力前往平叛。周亚夫率大军一路开至下邑(今安徽砀山县),绕到正在攻打梁国的吴楚联军之后,然后坚守不出,并派轻骑部队断了他们的粮道。吴楚军求战不得,又后勤断绝,因而日夜不安,士卒不堪饥死,纷纷叛逃。刘濞现已面临绝境:欲西,梁城守坚,不敢西;欲战,条侯守壁,不肯战;欲留,大军无粮,不能留。无奈,他只得下令全军撤回江东:得,周太尉,咱玩不过你,咱不玩儿了还不行吗?咱回老家继续当土霸王去,再也不造反了还不行吗?

不行,当然不行。这造反有时还真就是请客吃饭,说吃饱了可不行,吃不了你还得兜着走,上了这条贼船,就得一直坐下去,直到翻船溺死为止。

所以对不起了,刘濞你不撤会死,但撤会死的更快!吴楚多步卒,汉军多车骑,而在淮北平原地区作战,车骑追杀步卒,与砍瓜切菜无异。

生不逢时的吴王刘濞,四十年苦心经营发动叛乱,三个月内便告破灭

于是,周亚夫狠狠一拍帅案:追!

这些天来,他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守在下邑,又抗旨不尊,把太后梁王全都得罪光了,为的就是这么一刻,这么一个必胜的战机啊!

战机到手,则一击必杀,这便是名将。

生不逢时的吴王刘濞,四十年苦心经营发动叛乱,三个月内便告破灭

至于先锋的人选,周亚夫早就想好了。那就是后来鼎鼎大名的飞将军李广。说起来汉军中其实还是很有些人才的,帅才虽少,能冲锋陷阵的将才却是从来不缺,汉武时代则更多,简直可称群英荟萃了。盖汉朝尚武之风浓厚,冠绝中华历史,那是一个生气勃勃的强悍时代。

生不逢时的吴王刘濞,四十年苦心经营发动叛乱,三个月内便告破灭

我们回过头来说这场战争。

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叛军败势已成,汉军痛打落水狗而已。首先是李广呼啸着杀入敌阵,勇夺叛军帅旗,同时也夺走了叛军最后的斗志。然后叛军慌忙败逃。周亚夫亲率大军在后掩杀,杀的他们丢盔弃甲,溃不成军。梁王刘武也派兵出城反攻,两面夹击,刘濞见大势已去,为图自保,竟丢下大部人马,只率数千亲兵连夜弃军南窜,吴楚联军群龙无首,或降于梁王刘武,或降于太尉周亚夫。数日之内,数十万军队顷刻土崩瓦解。楚王刘戊没有刘濞那么厚脸皮,他最后痛痛快快地抹了自己的脖子,免得负隅顽抗,徒增羞辱而已。

生不逢时的吴王刘濞,四十年苦心经营发动叛乱,三个月内便告破灭

图:徐州狮子山楚王陵刘戊复原雕像

看来,一位军事统帅的优劣,并不仅仅在于战略能力与战术素养,还在于治军能力,因为,拥有力量并不算是最伟大,最伟大的是能够控制力量。就像一支军令如山的军队,永远不会成为一支兵败如山倒的军队。反之亦然。

二月中旬,也就是吴王刘濞正式起兵仅一个月后,汉军击败吴楚叛军的捷报传至长安,景帝刘启闻后欣喜若狂:周亚夫断言说一月破敌,竟然真正就一月破敌,好,太好了,吴楚军为七国之首,吴楚一去,则大势定矣!现在要做的,就是发布诏书,号召汉军将士乘胜追击,将七国之乱彻底平定。

于是景帝下诏,明七国之罪,并动员各路大军深入多杀,凡叛军三百石以上官吏,一律杀无赦,绝不容许法外留情。胆敢有议论诏书和不按诏书行事者,一律腰斩。

生不逢时的吴王刘濞,四十年苦心经营发动叛乱,三个月内便告破灭

景帝不算个暴君,但他对政敌的心狠手辣凶残无情,绝对在汉代诸帝中排名前列。

生不逢时的吴王刘濞,四十年苦心经营发动叛乱,三个月内便告破灭

不久,盘踞在城阳一带的周丘听闻吴军败走,也慌忙南逃,行至半途暴病而亡,其军全数逃散。

二月三十日,天空出现日食。七国反王的末日,一一降临了。

吴王刘濞狼狈南窜,渡淮越江至丹徒(江苏省镇江市东丹徒镇),收集散亡士卒,企图依附东越以自保,再图东山再起。所谓东越,就是浙江一带的百越人,汉惠帝三年,曾封春秋时越王勾践之后裔东越君长摇为东海王,建都东瓯(今浙江温州),又称东瓯王,后来子孙相传,与吴通好。吴起兵时,东越王骆望曾拨兵助吴,驻扎丹徒为吴后援。这些前文也有提及。

生不逢时的吴王刘濞,四十年苦心经营发动叛乱,三个月内便告破灭

刘濞太天真了,也太愚蠢了。想当初项羽不过江东,还能换得一世英名,而刘濞呢,只靠那东越万余兵力,以及一帮残军败将,居然想要东山再起,你说他犯傻不犯傻。结果周亚夫衔尾追击,一通猛揍,吴军全部被俘,刘濞却不知去向。

他自然是跑到东越去了,除此之外,无处可逃。

周亚夫下了一道通缉令,以千金悬赏吴王首级,并专门派一使者,秘密前去告知东越王。

千金,也就是一千万钱,这在景帝时足足可买数十万斤的粮食了,东越穷乡僻壤之地,哪里经得起这种诱惑。再说刘濞如今穷途末路,对东越而言只是危险与累赘,根本没有任何利用价值,还不如交给汉朝,换取金钱和免罪,这可真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于是,一个多月后,东越王骆望假装请刘濞前来劳军,暗中却在校场设下埋伏,一举将刘濞擒杀,传首长安。景帝念东越杀死吴王,不究其罪,仍加赏赐。唯有吴太子刘驹趁乱逃至闽越,从此亡命天涯,踏上复仇东越的不归路(武帝时多次鼓动闽越攻东越,最终灭其国)。

生不逢时的吴王刘濞,四十年苦心经营发动叛乱,三个月内便告破灭

至此,吴王刘濞四十年之处心积虑苦心经营,三个月内全数破灭,一场游戏一场梦。只能说他生不逢时吧,他若生在春秋时代,亦不失为一霸。

不久,围攻齐国的胶东等四王也被汉将栾布击败,纷纷逃回自己的封国,遭到周亚夫部汉军围追堵截,四反王皆畏罪自杀。齐地叛乱历时三月余,亦被平定。

生不逢时的吴王刘濞,四十年苦心经营发动叛乱,三个月内便告破灭

六国全灭,现在只剩了赵王刘遂一路孤军还在负隅顽抗了。当初刘遂起兵之时,还信心满满地发兵至赵西界,欲与吴楚联兵西进。然而吴楚被困于梁都之下,联络已久匈奴单于又只陈兵边境,持观望态度,而郦寄所率平叛军也已杀到,刘遂势单力薄,无奈只得退回邯郸城内坚守。郦寄久攻邯郸不下,历时七个多月。最后还是平齐的栾布帮忙,北上赵地,与郦寄合力进击,以水灌城,这才将邯郸攻破。刘遂军败,乃跳下城楼自杀。

生不逢时的吴王刘濞,四十年苦心经营发动叛乱,三个月内便告破灭

至此,汉军经过七个多月艰苦卓绝的战斗,斩首十余万级,终于彻底平定了七国之乱。景帝刘启长长的舒出一口气——这噩梦般的半年,终于结束了!

景帝非常幸运,后世西晋的“八王之乱”导致了绵延数百年的魏晋南北朝大分裂时代,还好大汉有个周亚夫,否则中华必将提前迎来一次大乱世。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西汉帝国在建国之后发动的第二次统一战争,对于西汉后来大国崛起、称霸东方世界的情景来说,其意义好比南北战争对美国的意义。

接下来的时间里,刘启便开始重新封王,给自己的儿子们分蛋糕。第一步:除楚王之位另择楚元王刘交之子刘礼(刘礼为刘戊之叔)继承外,将齐吴赵三国旧地,均封为景帝诸皇子。第二步:规定诸侯国四百石以上官吏悉数由朝廷任免,诸侯王也不得再参与地方政务,王国的势力从此被大大削弱了,待汉武帝再行“推恩令”,便可将这延续了数千年的诸侯封建制长久的封存起来,进入一个中央高度集权的新格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