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图片

世界经济面临40年一遇的“拐点”

时间:2019-08-16 来源:嘉怡时尚

以1981年为分水岭,之前的40多年,美联储的历次加息,高点一次比一次高,分水岭以后的近40年,美国历次加息的高点却一次比一次低;分水岭之前,联邦债务与GDP的比率逐年下降,而分水岭之后的近40年,联邦债务却逐年攀升。为什么?答案很简单,因为分水岭之前是“凯恩斯主义”,分水岭之后是“里根经济学”。现在,“里根经济学”也快走到尽头,全球经济等待另一次“拐点”,期待一个新的经济学流派。

为了不免过于晦涩杂乱,文中化繁为简,把凯恩斯之前的经济学流派统称为“古典经济学”,把罗斯福至里根时期的各种流派统归于“凯恩斯主义”,而里根之后的供给学派和货币学派等流派统归于“里根经济学”。

图表说话,有图有真相:

世界经济面临40年一遇的“拐点”

这是一张非常重要的图表,后面会反复地使用。图中,第一条曲线为美国利率长期走势,第二条曲线是反映通胀率到CPI走势,第三条曲线是债务比率图表(美国联邦债务与GDP的比率)。虽然图表是反映的是美国的情况,但全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大同小异。

从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1981年(红色竖线处)是一条分水岭:1981年之前是“凯恩斯主义”盛行的年代,利率和通胀率都运行在一个巨大的上行通道中,债务率则在一个下行通道内;1981年之后是“里根经济学”当道的时期,利率运行在一个巨大的下行通道内,通胀率被牢牢控制住,波动越来越小,而债务比率则不断攀升,一浪比一浪高。其中的原因我后面会分析。

先说说图表中“拐点”处脱颖而出的两位美国总统,他们是近百年间美国两个伟大的总统:罗斯福和里根。

1929年至1933年之间发源于美国“大萧条”,后来成为波及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这场危机结束了亚当斯密开创的古典经济学100多年的统治地位,将主导地位让位于“凯恩斯主义”。罗斯福总统正是在这个“拐点”隆重登场,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是罗斯福力挽狂澜,“画”出了这个1933年这个重要的“拐点”。

1933年就任32届美国总统的罗斯福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扬弃了“古典经济学”只能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调节经济的做法,不再放任市场,而是主动大规模干预经济,史称“罗斯福新政”。“罗斯福新政”带领美国经济走出了危机重获新生,有了新政奠定的基础,再加上把握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远离美国本土的机会,罗斯福带领美国成为新的世界霸主。

罗斯福的做法与“凯恩斯主义”不谋而合,以至于后来有人说是“凯恩斯主义”指导了罗斯福新政,其实不是。“凯恩斯主义”的标志性著作《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发表于1936年,该书系统性地阐述了国家应该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这本书的出版比罗斯福新政出台晚了三年,说凯恩斯总结、提炼了“罗斯福新政”更为合适。

不管如何,与凯恩斯主义不谋而合的“罗斯福新政”成功地带领美国走出了“大萧条”,也使随后四十多年中,“凯恩斯主义”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主流经济学。

“凯恩斯主义”诞生于对古典经济学的批判,认为古典经济学依据“看不见的手原理”,无法克服周期性经济危机,无法解决“大萧条”带来的大量的失业问题。而凯恩斯主义正是为了解决失业而生,这从凯恩斯主义“圣经”的书名就可以看出来:《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书中关于就业的问题占了很大篇幅。

凯恩斯主义认为失业只会存在于经济低迷的时候,这时候生产停滞,利率降低。而通膨则只会存在于经济高涨时候,这时候生产发展,利率提高。凯恩斯认为失业与通胀这二者绝对不会并存,由此提出了解决失业问题的“妙招”——增加货币供应以刺激需求。凯恩斯主义对失业零容忍,但却对通胀有极高的容忍度,并因此埋下祸根。

世界经济面临40年一遇的“拐点”

从图中我们看到,“凯恩斯主义”流行的四十多年间,通过不断刺激需求,失业问题被有效控制了,但因为过度刺激,通货膨胀愈演愈烈。60年代后期与70年代中期,出现了两轮通胀带动的利率上涨周期:货币刺激——拉动经济高涨——通胀上升——利率被动提升——经济回落——进入下一轮周期,符合“凯恩斯主义”的理论。但是到了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初期,美国出现严重的“滞涨”,即更高的通胀和更高的利率,却伴随经济衰退和严重的失业,通胀与失业同时出现,“凯恩斯主义”彻底失灵了。

回顾“凯恩斯主义”盛行的这四十多年,利率和通胀波浪式上升。至1980年,反映美国通胀的CPI爬升至14%以上,美国联邦基金利率被动跟随,在1981年6月达到历史最高值19.10%。有意思的是,这40多年间,伴随利率水平波浪式攀升,美国联邦债务与GDP的比值却逐级下行,合理的解释是,利率太高了,抑制了借债需求。

1981年是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的一个大“拐点”,从那时起到现在的近40年,联邦基金利率一波比一波低,直逼零利率。所谓时势造英雄,这个大“拐点”,催生了另一位伟大的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当然,和罗斯福一样,我们也可以认为,是里根总统“画”出了1981年这个“拐点”。

世界经济面临40年一遇的“拐点”

1981年,里根就任第40任美国总统,美国经济迎来新的理论与新的发展。在“里根经济学”的指导下,施行供给侧改革,削减政府预算以减少社会福利开支,控制货币供给量以降低通货膨胀,减少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以刺激投资,放宽企业管理规章条例以减少生产成本。“里根经济学”取得了重大成就,不仅使经济复苏,同时为最终拖垮苏联取得冷战胜利奠定了基础。因为“供应学派”是里根经济学的理论基础,顾名思义,与凯恩斯传统“需求”经济理论相反,“供给学派”强调的是“供给”与“需求”关系中的“供给”一侧。中国现在推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理论依据亦源于此。

“里根经济学”为解决通货膨胀而生,与凯恩斯“视失业率为大敌,容忍通胀”截然相反,“里根经济学”将通货膨胀视为大敌,对失业相对容忍,提出了“自然失业率”的概念,认为合理的失业率对经济发展是好事。

世界经济面临40年一遇的“拐点”

所谓“求仁得仁”,既然里根经济学以控制通胀为核心目标,从CPI近40年的走势来看,他们做到了。除了08年经济危机期间出现短暂的波动外,美国的的CPI被牢牢控制在2%左右。

再看利率。“里根经济学”理论上反对干预,但实际上并没有放弃干预。政府对经济的宏观调控一点都不比“凯恩斯主义”来的少。更为重要的是里根经济学的利率政策,不同于凯恩斯主义的被动加息,里根经济学采取的是主动提前加息。

详细分析“里根经济学”的利率政策之前,先回顾一下“凯恩斯主义”的加息:凯恩斯主义通过增加货币供应刺激通胀,通胀率上去了,才被动加息,通胀率有多高,利率就跟随到更高。上面提到过,1980年CPI到了14%,美联储紧随其上,到1981年基准利率一直加到19.1%才将将CPI压住。被动加息是通胀上升后“不得已”的加息,没有预设高度,没有最高只有更高,可以说,被动加息才是“真”加息。这是造成“凯恩斯主义”的40多年,利率一直处于一个巨大的上行通道的直接原因。因为基准利率长期处于高位,发债的成本非常高,不断走低的债务比率就成为“凯恩斯主义”一个“好的”的副产品。

再看“里根经济学”的利率政策:因为视通胀为大敌,“里根经济学”采取的是主动加息,未雨绸缪式的加息。美联储盯住事先设定的通胀目标,并且昭告天下,接近或超过此目标美联储一定要加息,直至通胀被遏制,市场已经对此形成统一的预期,CPI被牢牢地控制在设定目标之内。所以,美联储近40年的6轮加息都是虚张声势的加息,一半靠打提前量“渐进式”小幅加息,一半靠恐吓市场。因为央行太过强大,市场自是忌惮,每轮加息不用加到上一轮加息的高点,便能奏效。倒是“里根经济学”的降息,反而是被动的,出现危机或者经济衰退,美联储以降息拯救经济,降息没有下限,直到经济复苏为止,所以降息周期的低点一次比一次低。即便如此,降息的效果也一轮比一轮差,零利率直至负利率,经济尚不能复苏,近40年来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处在一个巨大的下行通道就不难理解了。

世界经济面临40年一遇的“拐点”

“里根经济学”在成功控制通胀的同时,压低了市场利率,使主要经济体长期处于负利率甚至零利率和负利率的环境,鼓励了政府、企业和个人的负债行为,全球债务像滚雪球般增长。这是“里根经济学”非常“糟糕和致命”的一个副产品。与此相关联的另一个副产品是,全民加杠杆导致资产价格虚高,全球高房价原因亦在于此。下图是中国的利率走势,不改变这一状况,抑制房价就只能靠政府限价。

世界经济面临40年一遇的“拐点”

“里根经济学”开创至今近40年来,通货膨胀被彻底遏制,但债务问题却成为全世界的噩梦。债务危机的爆发不可避免,“里根经济学”将面临终结。原因有二:第一,造成债务水平高企的原因是制度性的,因为借债的成本太低了,债务还会加速滚雪球般增长,而债务水平是有“顶”的。更为严重的是,现有的债务中,很多属于海曼·明斯基所定义的“庞氏融资(ponzi firm)”,即债务人的现金流什么都覆盖不了,债务人需要靠出售资产或者再借新钱来履行支付承诺。政府和企业的债务,没有几家是打算还债的。美国国债已经达到创纪录的22万亿美元,特朗普还在减税,同时增加政府支出,赤字不断扩大,偿旧债只能靠不断发行新债;中国宇宙第一的房企,负债上万亿,每年利润才两百多亿,偿债只能靠出售资产……第二,经过近40年的下降通道内运行,欧美日的利率都已触及到零的水平,欧洲和日本还触及负利率,利率已经降无可降。美国经过经过本轮为期三年的“加息”,勉强为下一次危机腾出了一点点空间,但余地已经不大。向下没有余地,向上更无空间,巨额债务不去除,再往上加息就是作死,因为再加息,利息支出就会吞噬企业的全部利润。

利率上下两难,不断增长的债务又离“顶”越来越近,这是40年之大“拐点”来临的先兆。“里根经济学”已经是黔驴技穷,各国央行对目前处境心知肚明,但无能为力。美国的加息缩表和中国的去杠杆都是在做最后的努力,但几乎可以肯定,债务危机的爆发是确定的,不确定的只是爆发的时间和路径。无论是坚持“装X式加息”、缩表、去杠杆,或者重新吸食货币宽松的大麻,都可能引爆债务危机。

解决危机的的途径大概有三个:促进经济增长提高债务人偿债能力、破产赖账、以通货膨胀的隐蔽方式赖账。第一种当然是最好的也是最难的,第二种方式简单但最具破环性,第三种恐怕是最可能的选项,但或许在第二情形发生之后才能见到。

危机、危机,有危就有机,这场危机或许成为改变40年之大趋势的一个契机。当然,按照之前的惯例,“拐点”的最终形成,可能还需要一个新的经济理论和一位“伟大的总统”。

特朗普以里根为偶像,立志成为里根式的总统,但他不是。在“里根经济学”的尾部,祭出“里根经济学”的大旗,不可能让美国再次伟大,只会迅速提升联邦政府的债务水平,加快债务危机的到来,加速“里根经济学”的终结。与特朗普的愿景相反,他很可能成为里根经济学的终结者,成为像胡佛或卡特式的过渡式总统,而真正“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总统或许是他的下一任____46届美国总统。

中美博弈,贸易战只是序曲,即将来临的全球债务危机才是真的分水岭。谁能在债务危机中率先复苏,取得先机,谁就是王者。风险与机遇对双方都是均等的,做好自己的事,置身于危机之外或是率先脱身尤为重要。祝福中国!

————————————————————

观点由@Herbiewu首发,微博大号:Herbie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