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装修

城市里的清闲时光

时间:2019-09-27 来源:嘉怡时尚

那天晚上,喝酒三杯,非常尽兴。把车放餐馆旁边的路边,打的回家。第二天早上,渴醒,六点出头,没有睡意,喝点水,起床,决定步行至停车处,开车上班。

冬日清晨,反而不冷。天未亮,也没风。乘电梯下楼,走在小区的花园里,路灯还没熄灭,小区的窗里有隐隐的灯光。我已经在这个城市待了六年半,这六年半,我的人生一直在做加法。毕业,工作,结婚,生子,行车两万余里......已经实现“三十而立”的古语。

走出小区,路灯亮着微黄的光,天色渐白,灯光反而很暗。经过四年多的建设,万达商圈已经形成,但是围挡还未拆除,“万达就是城市中心”的标语依然醒目。谁曾想,在万达拿地的四年之后,这座城第二座万达广场马上也要开建了。一路走着,脸上一凉,下雪了。这是2019年的第一场雪,雪花柔和,飘然而落。逆着灯光望去,雪花在灯光里飞舞,像暗夜的精灵。走过杜仲路与嵇康路口,信号灯由红变绿,我没有停,直接走到平侯府小区外侧的路上。不到八年,这座城的南部新区由满地荒芜变成一城繁华,惊艳时光的力量。在六年前,南部新区的地标建筑还是南院的住院部大楼,而今,它已淹没在众多高楼之中。

雪花打在脸上,让我感觉很舒服。胃里顿时清爽很多。酒是人类伟大的发明,有多少酒,人就有多少快乐。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多少悲欢,通过酒体现出来。昨晚的酒,喝的真诚而用力。早上的车很少,开着灯的出租车从我身边一闪而过,也有极少的摩托车骑行者飞驰而去,这个小城,总是早早醒来。我喜欢城市,每天车水马龙,开车从路上匆匆而过,像今天这种用脚步丈量时光的日子太稀有。雪花飘落,从被窝里带来的暖气慢慢消散,但是,行路生成的热量慢慢散发出来,走在雪地里,身体反而暖起来。不知走过几个路口,抬头看到老乡鸡的门店已经开放,这个在全国有六百多家店的安徽快餐品牌在其他门店还在关门的时候不知已经开了多久,信步进店,点一套稀饭套餐,坐在窗前,看外面车来人往。店里面稀稀落落几个人,有穿着橘黄色工装的环卫工,有穿职业装的白领,在店的角落,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士,脱掉鞋子,趴在餐桌上睡觉,这是一位赶路人。这个暖气充足的小空间里,人们新的一天在包子蒸腾的热汽中开始了。

雪花渐大,路面白了,车子过去,留下两道暗色的痕,通向远方,消失在拐角的高楼底座。天色大亮,雪也更大了,从南部新区走到市政府附近,仿佛是两个时空,前者遍地是三四十层的高楼林立,后者大多是十层以下的房子。我就在想,高度的转换如此自然以至于我都没有发现已经到了老城区,这是渐变还是突变,是量变还是质变?这些相反的东西,为何他们的分界线如此模糊?生与死,开心与悲伤,他们的分界线也不清晰。

找到车子,顶上已经落了一层雪。开火,启动,转眼来到产业园。从城市到乡村,只有不到二十公里。这路上,雪天路滑,仍然能够体会到燃油喷薄而出哄哄燃烧的快感,路上白色的桐树飞速后退,我突然发现,有时候,时间和空间真的可以转换,有了高速运转的发动机,时间大大压缩,空间距离在有限时间内迅速增加,发动机带动的高速旋转的车轮真是一个神奇的发明。

快与慢,城市与乡村,白天与黑夜,他们各自独立且各自对立,但是,他们又那么融洽地衔接在一起,构成这个宇宙的时空序列,不停运转。这个早晨,我好想窥见了什么秘密。它到底是什么呢?我不知道,要打卡上班了。

 

李全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