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装修

与战船共存亡的董袭,孙权为其身穿丧服

时间:2019-12-30 来源:嘉怡时尚

三国良将系列之董袭

煮酒论英雄,且谈三国人物。

熟悉《三国演义》的朋友可能都有种感觉,东吴将领常常两人一组登场,例如蒋钦周泰、甘宁凌统、黄盖韩当等等,这是因为东吴势力在小说中是配角,所以江东猛将们被罗贯中以这种方式处理,也是出于节约篇幅、突出主次关系的考虑。

历史上的江东十二虎臣中,陈武董袭作为唯二战死沙场的大将,演义中也总是同时登场,甚至出现罗贯中安排这两人合葬的诡异情节。不知罗老爷子是不是有强迫症,非要把东吴将领的出双入对弄得这么极端。

当然,历史上的陈武董袭本来就不是同时战死,更不存在合葬这种雷人的事情。之前已经讲过陈武,本期为您讲述董袭的故事。

董袭(?—217),字元代,会稽馀姚(今浙江余姚)人。对于董袭的字,《吴志》中记载为“元世”。有人推测乃后世为避唐太宗李世民讳,将“世”改作“代”。据《三国志·董袭传》载“长八尺,武力过人。”显然董袭是人高马大的壮汉,人群中一眼就能认出的那类。

与战船共存亡的董袭,孙权为其身穿丧服

董袭重大事件之一——迎奉孙策

建安元年(196),孙策进攻会稽郡。时任会稽太守王朗被孙策打得大败亏输,孙策毫无悬念地占据会稽。据《董袭传》载,孙策进入会稽时,董袭在高迁亭主动来投奔,孙策“见而伟之”,任命其做了门下贼曹,大致相当于孙策的警卫官。据裴松之注引三国时期史学家谢承《后汉书》载,董袭“志节慷慨,武毅猛烈”,确实是高大威猛的形象,无怪乎孙策一见到就非常喜欢。

这里谢承的《后汉书》是以吴国为正朔的史书,由于不符合司马家晋朝代魏的法统,被后世史学家所攻击、否认,导致全书已散佚。不过鲁迅先生对留存下来的部分给予了高度评价,称谢版《后汉书》“吉光片羽,皆可宝也”。

话说高迁亭在什么位置呢?在今天的绍兴市西南,现在叫柯亭。汉代的会稽郡面积非常大,包括今福建全境及浙江中南部广大地区。按照当时的行政区划,高迁亭位于会稽郡的北端,靠近吴郡。那么可以推断,董袭投奔孙策是在孙策刚刚进入会稽之时。史书对董袭身世并无记载,根据本传前后文来看,董袭被孙策看中纯粹是因为武力出众,所以应当是寒门出身。

孙策入主会稽之初根基未稳,山阴县黄龙罗、周勃二人聚集数千叛贼作乱。山阴是会稽治所,所以孙策不敢怠慢,亲自率兵讨伐。作为警卫官的董袭自然随主公出征。董袭的首次亮相非常成功,作战非常勇猛,冲锋在前,亲手斩下黄龙罗、周勃二人首级,在这次平叛作战中立下首功。

孙策为自己收获一员猛将欣喜不已,立即拜董袭为别部司马,交给他一支数千人的部队。董袭表现出色,不久又升为扬武都尉。

建安四年(199),袁术败亡。残余势力聚集在庐江太守刘勋麾下,成为孙策的威胁。孙策用计调刘勋主力出城,自己乘机偷袭。然后又击破前来援救刘勋的刘表军。董袭跟随孙策从皖城打到寻阳,又打到豫章,推进到江夏边界才返回。关于孙策征讨刘勋的经过,笔者在陈武等东吴将领的篇章中已经有详细介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读,在此就不赘述了。

与战船共存亡的董袭,孙权为其身穿丧服

面积广大的会稽郡

董袭重大事件之二——效忠孙权

建安五年(200),孙策遇刺,不治身亡。十八岁的孙权继位统领江东集团。在吕范等篇章中笔者介绍过,当时江东集团内外交困,内部宗族、大将怀有异心,外部曹操、刘表等强敌威胁,山越人的叛乱也此起彼伏。孙权三弟孙翊被杀,宗族孙贲暗通曹操,整个江东集团形势非常严峻。孙权母亲吴夫人极为担忧,于是召集文臣武将,询问他们江东还能否保得住。

董袭站出来,答道:“江东地势险要,有山川大江作为屏障,讨逆将军(孙策)广施恩德,很得民心。如今讨虏将军(孙权)继承基业,大小将领都愿意听命。由张昭大人掌管军政大事,我董袭等人作为爪牙,这样地利、人和就都具备了,可保江东万无一失。”在场的人听了董袭的话都佩服不已。

根据董袭本传记载,这场吴夫人组织的会议应当有不少人参加,张昭也在场。唯独董袭的一番话被记载下来,从侧面能反应一些问题。尽管孙策、孙权兄弟是吴郡人,但他们并非本地大族,恰恰相反,他们是从北方一路南下攻城略地,以武力打下的江东,是标准的外来势力。手下周瑜、吕范、程普、黄盖、陈武等等大将悉数是外地人士,甚至连张昭也是徐州人。这些江淮将领才是孙氏集团创建初期的核心成员。由于孙策的早亡,使江东本土许多还未真正服从的潜在势力蠢蠢欲动,或勾结曹操,或联合山越。董袭作为会稽人,同时又是孙策渡过江东之后才加入的新人,他的态度对于本地势力无疑很有分量。

我们常说蜀汉是外来政权,不论荆州派、东州派都是外来者,其实东吴也是外来政权,只不过由于孙策的突然去世,使得孙权出于现实考虑给予本地大族更多的权利,没有像蜀汉那样以打压为主。

董袭的慷慨陈词不仅向孙家表明了忠心,同时也给本土派将领作了表率,对江东集团的稳固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所以史书上着重记载了董袭在这次会议上的发言。

后来鄱阳县彭虎聚众数万人叛乱,董袭与凌统、步骘、蒋钦分别领兵征讨。这些将领中董袭最为勇猛,连战连捷,打得彭虎远远望见董袭的旌旗便吓得赶紧逃走。只用十来天,这次叛乱就被镇压下去,董袭立下头功,被拜为威越校尉。威越,即威震山越之意。不久董袭再次升迁为偏将军。

与战船共存亡的董袭,孙权为其身穿丧服

董袭重大事件之三——江夏之战

建安十三年(208),这一年春季,效力于黄祖手下的猛将甘宁主动投奔江东。孙权即位后已经两次进攻江夏,虽然都打赢了,却始终没能彻底击垮黄祖。听了甘宁带来的消息,孙权觉得机会来临,于是点起兵马第三次进攻江夏。

孙权父亲孙坚当年就是死于黄祖的埋伏,更重要的是江夏扼守江东上游,无论攻守对江东集团来说都是战略要地。想要发展壮大,江夏势在必得。

黄祖本人坐镇江夏,派部将张硕为先锋,陈就统领水军,抵挡孙权进攻。张硕在前线侦察时与孙权军侦察部队相遇,凌统率兵登上张硕的船将其斩杀。

听闻张硕战死,黄祖命人用两艘蒙冲巨舰横在沔口,用粗大的缆绳把船栓在石墩上。这两艘船上派驻有上千名士兵,全都配有弓弩。孙权军一旦靠近,顿时弓弩齐射,箭矢如雨。两艘蒙冲巨舰成为浮动在江面上的堡垒,使孙权军无法继续向前。周瑜派出大船打算强攻,却被黄祖埋伏在山崖上的士兵居高临下投巨石砸毁,损失不小。

孙权派出董袭与凌统为前锋,分别率领百名敢死队员,每人身披两重铠甲以抵御弓箭,乘上快艇,向蒙冲大船发起冲锋。董袭成功接近蒙冲,挥刀斩断绑住大船的缆绳,蒙冲大船顺着江水向下游漂去,无法再拦阻孙权军。

江东水军士气大振,再次进攻,交战中黄祖水军统领陈就被吕蒙斩杀,荆州军大乱。黄祖见状打开城门便跑,但被追上来的孙权军杀死。就这样,与孙家三任对抗十几年的黄祖最终死在孙权手中,刘表不久也在曹操、孙权的双重威胁下去世。正由于黄祖战死,刘表之子刘琦才得以担任江夏太守的机会摆脱蔡瑁的威胁,不久曹操进占荆州北部,刘备与刘琦合兵退守江夏,孙权顺势放弃了占领江夏的打算。某种程度上,刘备能有这样一个栖身之所,正是孙权攻黄祖的连锁反应。

江东大获全胜,孙权终于报了杀父之仇,于是第二天大开庆功宴。在宴会上,孙权非常高兴,举起酒杯对董袭说道:“今天能够举办这场盛宴,全因将军斩断船缆的功劳啊!”《三国志·董袭传》原文:“今日之会,断绁之功也。”

与战船共存亡的董袭,孙权为其身穿丧服

董袭重大事件之四——濡须之战

建安二十二年(217)正月,曹操南征,屯兵于居巢。孙权率兵在濡须口抵挡。这一战曹操不仅亲临前线,还派出夏侯惇、曹休、张辽、臧霸等名将出征。孙权这边则以吕蒙、蒋钦二人为都督,周泰、徐盛、董袭等大将抵御。

当时的张辽已经身患重病,但孙权只要听到张辽的名字就心里没底。主帅的畏敌情绪很容易使部队士气低落,所以东吴军在开始的几次小规模解除战中落于下风。

与战船共存亡的董袭,孙权为其身穿丧服

说道董袭的死,许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影响他在三国武将中排名的污点。堂堂东吴大将竟然是淹死的,简直黑色幽默。但事实究竟如何?且往下看。

孙权派董袭率五楼船进驻濡须口抵挡曹军,所谓五楼船,指船上建有五层楼的大船,船体相当高大,堪称古代的航空母舰,由于船上士卒居高临下使弓箭射程更远,所以水战中威力非常大。

两军对峙的正月,天气非常糟糕,阴雨连绵。一天夜里狂风突起,风势之大竟将五楼船掀翻在水中。楼船的将士们赶紧乘上小船,并请董袭登上小船一同逃走。极端天气导致楼船倾覆,非人力所为,按理说董袭并无过错,乘小船退走也无可厚非。不料董袭怒目圆睁,大声呵斥道:“我受主公任命,在此处防备敌人,怎能就此离去?谁再敢要我逃走就斩立决!”

眼看这艘倾倒的巨舰缓缓下沉,众将士登上小船,但他们深知董袭性如烈火,谁也不敢再劝。逃出来的人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董袭随这艘五楼船一同沉入江中。孙权听闻悲痛不已,在前线穿着丧服指挥作战,并对董袭家属给予丰厚的供应。

与战船共存亡的董袭,孙权为其身穿丧服

这场战役持续到三月份,在董袭以自己生命为代价的激励之下,东吴军顶住了曹军的攻势,双方互有胜负,最终在孙权主动请降的情况下曹操撤军,但双方势力范围并无实质性变动。董袭作战时常为先锋,胆略过人。最终以壮烈牺牲贯彻了自己一生的信念,这种忠烈在三国时期已很少见。面对曹操大军压境,孙权畏战惧敌的情况下,董袭没有撤退,他选择以自己的性命激励孙权勇敢抵抗。

有人认为这是迂腐,笔者认为董袭并非迂腐,而是他忠烈气节的表现,类似于春秋战国时期的许多义士,董袭的做法似古人之风。董袭不是统帅型将领,他是一名纯粹的斗将,按照东吴史学家谢承的概括,董袭的做法称得上“志节慷慨,武毅猛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