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装修

数字电影《李天佑血战四平》背后的故事(四)

时间:2019-07-17 来源:嘉怡时尚

617日战斗一夜,17师两个突击团就已从12师的原占领地域大大向前扩展。李天佑非常高兴,决心抓住时机趁热打铁。他命令17师第二梯队51团于18日全部进入纵深战斗,并由该师统一指挥所属各团,全力向敌核心守备区突击。同时12师除协同17师向纵深发展外,还要将分割两师突破地区的敌据点歼灭,使两个突破地段连成一片。


18日凌晨,邓华纵队独立1师终于突破守军阵地,从城区西北撕开了口子。独立1师师长马仁兴立即指挥先头突击团1团扩大突破口,向城区北侧猛插。国民党军88师一部冲上来拼死反击,被独立1师坚决击退。此时,在独立1师右翼进攻的独立2师也扫清了外围之敌,从西侧向城区突破。这样,邓华纵队独立12师与第6纵队17师从南、北、西三面并力攻击,已全面取得突破,矛头直指陈明仁的核心守备区。防守城西区的敌88师和保安团经连续恶战伤亡大半,无力反击,只能节节败退。



由于战斗已引向城区纵深,国民党军的飞机虽然每天都要飞来十几架次助战,但下面两军混战在一起,难分敌我,无法像前几天那样集中轰炸第1纵队突破的狭小区域,空中支援的威力不免大减。李天佑抓住战机,命令各部于白天连续攻击,猛打猛冲,紧紧与敌人扭在一起,令敌人的飞机失去效用。


西区国民党军残部拼死坚守在核心阵地外围的日本神社、游泳池、电信大楼、中央银行、市政府、油库等重要据点中,利用坚固楼房设置防线,纵深分层配置轻重机枪、冲锋枪、步枪、60炮等火器,进行疯狂顽抗。当民主联军部队发起攻击时,正面防御的国民党军就以密集交叉火力封锁外围道路,同时向攻击路线上大打燃烧弹及投掷起火的可燃物,企图用弹雨和火海来阻止民主联军前进。在城东区的国民党军炮兵则不断炮击民主联军的二梯队和后方,竭力遮断孤立其前沿突击部队。到了夜间战斗时,哪里有声响国民党军的火力就向哪里打,城东区的敌炮兵则是看步兵火力打到哪里就向哪里开炮。面对如此密集猛烈的火网,民主联军各部不畏牺牲,前仆后继,奋勇突击。只见到处是冲天的烈火和你死我活的爆破战、对射战、追逐战、肉搏战,每前进一步都是尸横遍地,血漫街渠……


战至19日拂晓,17师部队已突入了西区敌核心阵地外围,并开始缩紧包围圈。李天佑在城外的前方指挥所再也待不住了,遂率领指挥所人员进入城内,来到17师指挥所,与龙书金等人共同研究消灭敌核心阵地的部署。此时,在陈明仁的连连呼救下,蒋介石已命令将驻华北的第53军调往东北增援,并限令杜聿明于630日前解四平之围。杜聿明抱病进行了筹划,准备调集所有能动的9个师部队北援四平。接到总部通报后,李天佑下令将已伤亡严重的第1纵队1师撤出战斗进行休整,并防备一旦外围有变好及时进入阻援战斗。同时命令17师集中兵力夺取敌核心阵地,所属3个团分别从东北、西北、东侧发起攻击,以穿插包围的战术各个歼灭守敌。


19日白天的战斗达到了白热化程度。17师部队不顾伤亡奋勇突击,一个一个爆破敌坚固楼房工事,并将美式火箭炮前推猛烈射击,打得守敌晕头转向,相继扫清了中央银行、市政府、电信大楼、88师师部等外围据点。19日晚,民主联军已逼近陈明仁的军部大楼。正如影片中演得那样,在军部特务团团长、陈明仁的胞弟陈明信及其他部下的苦劝下,陈明仁离开军部大楼,转移到城东区继续指挥战斗。陈明仁走后仅几个小时,军部大楼及附近的省政府、中山堂等核心工事就被17师部队紧紧包围。


当日,邓华纵队独立1师也在北侧铁路附近发展进攻,扫清了守敌大部分据点,并开展政治攻势促使敌交警大队200余人投诚。打到这时候,城西区绝大部分地区已被民主联军占领。


20日白天,民主联军各部继续清除西区零星的敌据点。由于在陈明仁的绝望呼叫下,国民党军出动近20架次飞机对核心守备区周边进行狂轰滥炸,为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李天佑命令17师和邓华纵队主力转入防空,并继续进行攻坚准备。黄昏17时许,17师向敌军部大楼及核心工事发起了总攻。陈明信指挥所属特务团等部近千人依托坚固建筑物负隅顽抗,双方展开了激烈争夺。17师部队仍以爆破开路,勇猛突击,连续攻克了省政府、中山堂等核心工事。在最后围攻敌军部大楼时,啃上了硬骨头。这座楼原是日本小学校的教学楼,又称大红楼,非常高大坚固,楼内从上到下都布满了火力点,楼外还有若干地堡构成的交叉火力网。


17师突击部队不断组织爆破组冲上去爆破大楼,遭到守军各种火器的疯狂阻击,攻击道路上到处躺着爆破队员的尸体。虽有几次爆破成功,却只能炸出几个小洞,对大楼损伤轻微,敌人火力不减。突击部队不顾伤亡一次次冲上去,又一次次被打回来。楼前的街道上积满了一滩滩血水,冲击部队一不小心就会滑倒。1751团一个连不断发起冲锋,最后全连134人打到只剩10人,可见这场战斗的激烈残酷。17师部队经过反复爆破冲击,付出重大伤亡,逐个摧毁了楼前的地堡,并往返多次运上去许多炸药将大楼炸开了缺口,艰难突入了楼内。双方又在楼内进行了逐屋逐层的近战恶斗,大楼里到处回荡着枪声、爆炸声和惨叫嘶吼声。一直血战到晚20时,突击部队终于肃清了军部大楼内的敌人,陈明信也被俘虏。在指挥所临阵观战的李天佑不禁被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所震撼,感慨地对龙书金说道:“你们这支部队好厉害啊!”林彪在前方总部接到报告后,下令发电报予以嘉奖:“十七师作战甚好,甚慰。”


至此,四平城西区的国民党军已全部被肃清,17师也与邓华纵队胜利会师。


影片中对攻占陈明仁军部大楼的战斗予以了重点展现。尽管因投资成本和技术手段所限,片中的战斗场面表现得比较粗糙,远不如以往的很多战争影片那样精彩壮观,但对攻占军部大楼这段的故事叙述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3班长、李二宝和班里的其他战士最后都在这场战斗中牺牲,但他们那种顽强坚毅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却对战斗的胜利起到了关键作用,虽死犹生。如此结局与影片前段那非常遗憾未能实现的“全班福”相对应,就更体现出了一种悲剧之美。这部影片的艺术水准一般,亮点不多,而3班长和李二宝的牺牲可算是点睛之笔。


另外,影片中李天佑上到前沿17师指挥所,当着何师长(原型当然是龙书金师长)的面组织攻击陈明仁的军部大楼。李天佑用石头在桌子上摆出的掩护组、突击组、爆破组、火力组互相配合的攻击战术,就是真实历史上的“四组一队”战术。很有趣,李天佑要是真给龙书金摆“四组一队”,那未免有些班门弄斧了。好在影片中反映的只是艺术真实,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罢了。


经过整整6昼夜浴血厮杀,东北民主联军终于攻占了四平街的西半区。由于战斗空前艰苦激烈,双方都付出了重大伤亡,均打得筋疲力尽。在陕北转战的毛泽东很关心攻击四平的战况,于620日致电林彪、罗荣桓,询问战斗进展情况和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四平守敌表现如此之顽强,也出乎了林彪的意料之外。此际沈阳和长春之敌都已有增援四平的动向,双方进行主力会战眼见势不可免。这时能够追求到的最好的战役结局,就是在阻击南北援敌的同时坚决打下四平,尔后再进行决定性的大反击消灭援敌。如此,东北战局将得到根本性扭转。这是一个气魄宏大的构思,显示出了林彪咄咄逼人的决心。此时的林彪正挟夏季攻势大胜之威,还没有最后吃下四平攻坚失利的苦果,尚无一年后辽沈战役之时那种对大城市攻坚顾虑重重的心态。


621日,林彪向各纵队首长下达了命令:“四平战斗自总攻开始后,已激战8昼夜。敌顽强抵抗,逐屋争夺,目前我已占领半个城市,上午伤亡已逾8000余人,决付出15000人的伤亡,再以一个礼拜的时间,将此仗打到底,达到完全歼灭敌人和打垮敌之守城信心。目前敌南北增援部队已出动,我军决待敌进至昌图、郭家店附近后开始大反击。我各部皆应振奋精神,准备苦战,以不惜付出15000人的伤亡,血战数昼夜,采取战场上的各个击破方法,求得大量歼灭敌人。”



同日,林彪向毛泽东电告了自己的决心。不过,性格谨慎的林彪还是说了两头话,在电报中估计了可能发生的不利形势:“估计以后形势,敌必更据城死守。而我方则因伤亡过大,须休整一时期,才能作新的行动。”显然,林彪不想在领袖面前把话说满,给自己留了余地。影片中林彪得知李天佑已攻占了陈明仁的军部大楼,并请求再给5天时间拿下四平后,令参谋指示李天佑,不急,慢慢地打。这段情节也挺有意思。按真实历史上林彪的心态来说,四平之战已成为了牵动整个东北战局的关键,对全国形势也有重要影响,当然是越快打下越好。如果是不着急拿下四平,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以四平为诱饵,引出南北援敌打大的歼灭战。不过以当时东北民主联军的实力而论,对敌人并不占优势,还不具备决战的条件,如贪心太大则恐怕会两头皆空。比较理想的结果,就是前边分析过的,尽快打下四平,然后腾出手来集中兵力歼击南北援敌。即使不能全歼敌人,只要予敌以重创,也会深刻改变敌我实力对比,起到扭转东北战局的重大作用。因此,林彪应该不会有影片中那种指示李天佑去玩猫戏老鼠的从容心态。正如林彪在621日给各纵队首长的命令中显示得那样,对于打下四平,他是下了决心,发了狠话的。


621日,根据前方总部的指示,第1纵队2师撤出战斗到后方休整,3师从路东调到路西准备与17师协同作战。同时调第6纵队16师、18师向四平集结,作为总预备队。当日下午,李天佑统一指挥第1纵队3师、第6纵队17师和邓华纵队全部投入战斗,向四平城东区发起攻击。其中以3师、17师在南侧攻击敌第二守备区,以邓华纵队在北侧攻击敌第一守备区。


战斗打响后,3师、17师并肩从南桥洞一带突入铁路以东市区,很快突破敌外围据点,包围了城东南的国民党军重要支撑点天主教堂。与此同时,邓华纵队从天桥北侧向康德火磨方向发起突击。马仁兴指挥的独立1师仍然担任尖刀部队,奋勇攻占铁路公园,又经连续爆破摧毁了拦路的数个敌军地堡,一路杀上了铁道天桥。这时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攻击部队谁也没注意到,在天桥上边悬吊着两只沉甸甸的大麻袋。当部队冲上去时,两个麻袋突然张开了大口,只见黄澄澄的坚硬滚圆的黄豆倾泻而下,瞬间撒满了路面。突击部队冲在前面的战士猝不及防,踩到黄豆上立脚不住,全都摔了跟头,武器也甩出老远。他们想爬起来,却因黄豆满地乱滚,无从借力,要不就是手刨脚蹬站不起来,要不就是起来了复又跌倒。这时对面国民党军的密集火力已如雨泼下,突击部队的战士站不起来,无法撤退,纷纷中弹,鲜血随即流满了街道。后面冲上来的部队看着这惨烈场景不禁目瞪口呆,有的战士甚至当场痛哭起来。


这一招玩得堪称又狠又损,正是陈明仁从第十九路军“一二八”上海抗战的战术经验中学来的。当时第十九路军也是撒豆成兵,然后战士们冲上去用大刀片猛砍日本鬼子的脑袋。谁也想不到,这一御侮成名的战术十几年后却又用在了打内战上。独立1师遭到挫折后,转而采用了脚下铺衣物、棉被、麻袋、帆布等方法克制敌人的“黄豆战术”,艰难地一步一步向前推过了天桥。但国民党军依托楼房、地堡的交叉火力极其猛烈密集,突击地域又很狭窄,难以展开兵力,独立1师连攻数次都未能奏效。由于伤亡太大,突击部队已经失去了继续发展的能力,邓华、马仁兴只好命令他们撤回路西,轮换再战。


沈听雪的历史文集,喜欢本号文章者可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


为防万一失联,请新老朋友关注上面备用号“沈听雪之江东子弟”

谢谢大家!


好书推荐

钱穆:不读金圣叹,枉读《水浒传》

一部《动物庄园》,不到十万字,写尽了一个时代的半个地球!

人类疯狂战争史:《一战全史、二战全史》特惠8册套装

《最寒冷的冬天》(全四册):美日韩三国名家笔下的朝鲜战争

一号首长,为官不易

冥婚鬼妻: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惊险悬疑故事?

绝版重现丨影响一代人的《三国演义》连环画,又出山了!

大小姐的专职保镖:退役特种兵与美女总裁终成眷属

绝版连环画丨乱世英雄《岳飞传》与《杨家将》

秘书传奇:原本晋升渺茫,突然步步青云

限量再版丨连环画之世界瑰宝,30册《水浒传》连环画重出江湖

大型历史题材《东周列国志》连环画限量再版,重现春秋战国的伟大时代

绝版重现 | 每个人的童年都有一部《西游记》连环画